title icon 蠻皮家族
menu_top_background
:::
語言學到文學
:::

從語言的角度來看吳濁流的漢詩

邱一帆

 

1.前言

吳濁流漢詩所使用的語言,長久以來一直是個爭議[1]。有論者認為,根據吳濁流的語言背景,吳濁流的漢詩是以客家語思考創作的;有論者則認為,從語音、詞彙、語法等綜合評斷,吳濁流的漢詩並非使用客家話思考寫作。

為了比較客觀地論證吳濁流漢詩所使用的語言,我們試著先以吳濁流習得[2]語言的角度,嘗試探索吳濁流生命歷程中所學習、使用過的語言以及相關對於語言的看法;再者,我們試著提出漢語、漢字和漢詩之間關係,簡單的解釋和看法,提供給一般人漢語、漢字和漢詩之間關係的知識與觀念;最後,我們從語言的角度,包含語音、詞彙、語法等層面來探討吳濁流漢詩中的語言。

結合吳濁流習得語言的使用和對漢語、漢字與漢詩之間關係的認知,以及從語言的角度探討吳濁流漢詩所得出來的結果,做出最後的結論。

根據此一方法的探討和結論,我們也可以進一步討論如:現代客家人以吟唱《唐詩》、唸讀《三字經》等中文古文進行客家話的教學活動,祈使使學生學得客家話,會不會是認知混淆、錯亂的現象?

 

2.吳濁流習得的語言

2.1習得語言的探索

西元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吳濁流出生於新竹新埔之大茅埔(又名巨埔),本名吳建田,字號饒畊,西元1976年(民國六十五年)病逝,享年77,安葬於四座屋(又稱廣和莊)山下[3]

如果,我們要了解吳濁流習得的語言,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請教吳濁流本人,從直接的交談中,詢問吳濁流會使用的語言種類,以及各種語言聽、說、讀、寫、作的能力。

然而吳濁流已經過世,我們可能採取的方法是請教接觸過、熟識吳濁流的親朋好友,從他們的言談蒐集、歸納吳濁流生前使用過的語言以及關於各種語言使用的能力。

此外,我們也可以透過吳濁流自家所留下來的著作,包括詩、小說、評論、回憶錄等,看看吳濁流係使用何種書面語言寫作?這些作品內容有無交代吳濁流自家會使用語言的種類和能力,以及與吳濁流使用的語言相關之探討?

   對於吳濁流會使用的語言印象,我們也可以透過熟識吳濁流的文友,所留下來的相關文獻補充論證。

 

2.2吳濁流習得的語言

2.2.1家庭習得的語言

生於新埔大茅埔的吳濁流,在17歲(1916)以前幾乎沒有離開過新埔,只有在報考當時的國語學校師範部之前,曾經到過新竹公立醫院身體檢查,取得健康證明書。17歲以前的吳濁流會使用的語言,在新埔這個語言環境底下,應該包含在兩個主要習得語言的環境即家庭和學校。

吳濁流家庭所使用的語言為何?根據他的自傳式小說《無花果》的介紹,吳屋祖籍廣東鎮平(蕉嶺),吳氏家族來台之後住過大稻埕三個月,新莊四年,落腳新埔下林排,最後定居大茅埔[4]。從祖籍來看,吳屋家庭或者吳濁流本人應該係講以焦嶺客家話[5]為主,不過來台之後的吳家經過遷徙,歷代可能又與不同地域、不同的人接觸、交往,其家族使用的客家語,應該會有一些演變,甚至有可能會被其他優勢的語言所取代。

當然我們也並不排除吳氏家族或者吳濁流會使用兩種以上客家話的可能。以吳氏家族最後定居的新埔來看,由於居住在此的時間最長,至吳濁流出生已經是第五代,新埔存在過的客家話,除了吳氏家族的蕉嶺話,還包括梅縣話(潘姓)、饒平話(劉姓)以及多數的海陸客家話,如今,新埔多以說海陸腔客家話為主[6]。經過長時間的居住與其他人的交往,吳氏家族成員習得其他客語次方言,尤其是佔優勢的海陸腔,不無可能。

 

2.2.2學校習得的語言

1910年吳濁流進入新埔公學校就讀至1920年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為止,歷經十年的日本統治下的制式學校教育。從日據時期的語文教育來看[7],雖然學校是推廣日語的最主要機構,不過在1937年皇民化運動全面禁止台灣語、漢文以前,實施的是日臺雙語的教育,對於語言規定採取溫和漸進的弛禁政策。吳濁流接受的學校教育在1937年之前,他在學期間接受的語文教育包含日語的教育[8]以及漢文的教育[9]

在吳濁流進入國語學校師範部就讀的前一天,曾提到當時的他還不會講閩南話[10],經過四年的國語學校師範部的教育和生活,接觸過閩南人學生,並且和幾個成為非常要好的朋友[11],從這裡,我們也不排除吳濁流在接觸並且與之交往過的閩南人學生上,習得一些聽得懂或者簡單說幾句閩南話能力的可能。

 

2.2.3教書生涯習得的語言

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後的吳濁流,分發至照門分教場展開21年(1920-1940)的教員生活,扣除一年的停職養病,整整在學校服務了二十個年頭。

根據所留下來的關於吳濁流教書生涯的文獻[12],以及吳濁流任教過的學校所在附近的語言環境[13]。我們知道,吳濁流日常(包括教書以及與人談話)所使用的語言主要為日本語和客家話,期間,吳濁流曾經為鄉人和日本人溝通時的翻譯。

值得一提的是,吳濁流在國語學校師範部曾經受南社老社長趙雅祐的影響,學會了寫作漢詩[14]的規則,在教書期間,曾經參加新竹舊詩人的詩會,28歲加入苗栗栗社,33歲參加新竹新埔的大新吟社[15]。由於在漢詩的表現方面受到肯定[16],加上漢詩人在那個年代所表彰的民族氣節[17],吸引了吳濁流,吳濁流對於漢詩寫作的熱衷也因此持續不斷,生前,還以「詩人」自許。

此外,由吳濁流發表的關於教學的研究和論文[18],以及1936年,吳濁流37歲,受到同事日本文學少女袖川老師的鼓勵[19],開始小說的創作,如:<水月>(1936)<筆尖的水滴>(1936)<泥沼中的金鯉魚>(13936)<歸兮自然>(1937)<功狗>(1937)<五百錢之蕃薯>(1937),均係以日文創作的。雖然他當時自認為要完全寫通日本文,尚須下十年苦工[20],不過,以吳濁流用日文寫作小說和教學論文的表現來看,用日文寫作小說,對當時的吳濁流而言並沒有多大的問題。

 

2.2.4離開教書生涯後習得的語言

自吳濁流1940年離開教書生活,至吳濁流1976年去世為止,歷經36年的歲月。這段時間,關於語言的習得和語文的創作,可以從文獻資料中找尋相關的證據。

吳濁流在離開教職之後,在京(南京)滬(上海)地方過了一年多的記者生活,在此期間,吳濁流曾感慨提及[21]

心想既然是中國話,和台灣話總有一點相像的地方,努力想聽出一點什麼,結果還是徒然。在台灣話中的廣東(客家話)、福建(閩南話),在廣東話(客家話)中的海陸、四縣、饒平的三、四種語言都能聽得懂的我,心想對同系統的中國話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現在才後悔在來華(中國)之前不曾好好地學習北京話[22]

從這段話,我們知道,吳濁流當時聽得懂的漢語方言種類。由於聽不懂北京話,後來為了工作,要克服語言的障礙,開始學習中國話[23](北京話),經過一個多月的學習,總算能聽得懂一些,只是說的方面卻沒有多少的進展。在南京期間,吳濁流主要是擔任翻譯的工作,將南京民間風俗習慣的文字(應指中文)翻譯成日文。

至此以後,吳濁流習得的語言概貌,我們有了比較清楚的輪廓。這方面有一些佐證的資料:

可是我的國語(北京話,後來演變成台灣華語)說不好,用客家話又有人聽不懂,不得不用南腔北調,奇音百出的國語來發表自己的淺見,可是變音太多,常惹大家失笑[24]

吳老!跟從您這麼久,唯一感到不便的是語言。您跟我講話,慣用國語夾雜日語;而國語又是客家、閩南參半;至於日語,不知是我的聽力差還是發音不正確,總共合起來只能聽懂七分[25]

在這段期間,吳濁流創作的作品包含極廣,小說、漢詩詞、遊記、文藝評論等等[26]。除了漢詩之外,其他的多以日文創作,少部份以中文的語體文(白話文)創作。以下是相關文獻的佐證:

前三年屆六十歲(1959),決心用中文寫了數篇,想要出版,因種種關係不能問世[27]。《瘡疤集》前編小說七篇,隨筆二篇,全部用日文發表的。後編則全部用中文寫的。小說也是七篇,隨筆一篇都未發表過,但弟對中文沒有充分的自信,希望詞兄看一遍,潤飾,如何[28]

你要我用日文寫,而會話則用客語寫,這說起來似乎很容易,但實際上卻有些困難。還是用日文寫,把它全部翻譯之後,由我來修改會話部分較快[29]

這需趕快說明:濁流先生,許多年以來已可以用中文寫作,若干後期短篇小說都是用中文寫下的。不過長篇作品,濁流先生一方面是因為字數太多,需費好長一段時間,而且他年紀也著實不小了,常常說長篇寫起來太吃力,還是用日文起草省力些,較可能支撐下去,這就是他仍用日文來寫(台灣連翹)的緣故[30]

 

2.2.5小結吳濁流習得的語言和使用能力

2.2.5.1從習得的語言來看

吳濁流先後習得客家話、日語、閩南語、華語,操作每一種語言的能力(聽、說、讀、寫、作)有所差別。基本上,這四種語言吳濁流都能聽得懂,平常習慣用來對談的語言以客家話和日語為主。客家話(四縣、海陸、饒平)中又以四縣話,做為日常與客家人(鍾肇政、李喬、林柏燕)主要交談溝通的口頭語言。

 

2.2.5.2就語言的翻譯而言

吳濁流有能力將客語和日語的口頭用語互相翻譯,在教書期間擔任鄉民和日本人之間的翻譯可為佐證。將中文翻譯成日文,或者將日文翻譯成中文(語體文、白話文)能力,可以在南京擔任日文翻譯期間,以及將自家所寫的《瘡疤集-上編》,翻譯了四篇短篇[31],得到證明。

 

2.2.5.3從文字的書寫來講

吳濁流創作漢詩,以漢字的方式呈現,形式包括古風、律詩、絕句、雜詠等,主要係文言文(傾向於林海音講的中文古文[32])。吳濁流之小說、遊記、散文、隨筆、評論多用日文創作。後期的短篇小說、隨筆有用中文語體文(白話文,以華語為主的思考)創作,如《瘡疤集-下編》等。

 

如果我們從吳濁流習得的語言,考量其熟練的語言使用能力,我們還是無法斷言吳濁流寫作的漢詩,是用客家話(四縣話)寫成的!其中一項理由係不管係操作客語、日語[33]、華語或閩南語都可以用來寫作漢詩,另外,我們初步觀察他的漢詩,並沒有凸顯現行客家話的語言成分,因此,到底吳濁流作的漢詩是否為客家話寫成的?我們還有必要從語音、詞彙和語法等層面進一步做一番探討,釐清吳濁流漢詩所使用的語言。

 

3.從語言的角度看吳濁流的漢詩

3.1關於漢字、漢語和漢詩簡單的討論

我們知道,吳濁流的漢詩是以「漢字」寫成。「漢字」是多數使用漢語的人書寫文字的單位、符號。不管操何種漢語的人,只要認得漢字,就能夠以他所使用的漢語方言去讀漢字。

反過來說,漢字都可以用任何一種漢語方言來讀。例如漢字「金」字,台灣華語[34](以簡稱華語)讀成「tsin1」,台灣閩南語(以下簡稱閩南語)讀成「kim1」,台灣客家語(指苗栗四縣話,以下簡稱客語)讀成「kim1」,同樣一個「金」字,不管是華語、閩南語或客語,均有其讀音,這些讀音,一般稱為讀書音或者文讀音,從語用的觀點而言,這些音通常出現在配合文字(漢字)而讀的場合,相對來說,經常出現在口語交談場合的音,便叫它白話音或口語音[35]

漢詩,一般又稱為傳統詩或舊詩,毫無疑問是由漢字排組形成的。由漢字所組成的漢詩,無論古體絕句(古風)、律詩或者近體絕句(絕句),當然做得用漢語的任何一種方言來念讀。吳濁流所作的漢詩,沒有例外的,係以漢字組成,大部分遵守漢詩的格律(包含平仄、押韻、對仗等)完成的,我們可以用客家話的語音去讀,當然我們也可以用華語、閩南語的語音去念讀,如此一來,我們可以就作品-吳濁流的漢詩-講它們是客語寫成的詩,我們也可以說是華語寫成的詩,或者講是閩南語寫成的詩了!

如果我們不考慮吳濁流的語言背景,我們不知道平常吳濁流係用四縣話與客家人交談,參加的是客家人為主體的詩社,我們只能就吳濁流所創作的漢詩來論,我們可以認定它們是客家話寫成的詩嗎?假如「吳濁流的漢詩是客家話寫成的詩」這句話可以成立,是因為用了客家語音,難道「吳濁流的漢詩是閩南語寫成的詩」或者「吳濁流的漢詩是華語寫成的詩」不能成立嗎?因為吳濁流的漢詩也可以用閩南語或華語的語音去念讀吧!

到底,吳濁流的漢詩,係用什麼語言創作的呢?我們不妨進一步來了解。

 

3.2從語言的角度來看吳濁流的漢詩

吳濁流創作的漢詩,主要有《藍園集》[36]、《風雨窗前》[37]、《濁流千草集》[38]、《吳濁流選集》[39]、《晚香》[40]、《濁流詩草》[41]等,以及夾雜於小說、遊記、隨筆、書信之中的漢詩,形式包括古風、律詩、絕句、雜詠等,總共超過兩千首以上。

在方法上,我們應該閱覽並觀察吳濁流所有的漢詩,並就漢詩的語音、詞彙、語法(詞法)等層面,分析、比較、歸納得出吳濁流漢詩所使用的語言。最好,我們能夠提出整體量化的數據[42],說明吳濁流漢詩的語言。不過,由於時間的限制,我們只能以《濁流詩草》為本,採取舉例、分析、比較、歸納等方式,呈現吳濁流漢詩使用的語言。

 

3.2.1從語音的層面來看

要了解吳濁流漢詩中的語音,簡便的試劑就是平仄(平聲為平,上去入為仄聲)和押韻。無論是古體詩的絕句(簡短的古風)或者近體詩[43]的律詩、絕句,都有其平仄的規律。根據研究,古風有押平聲韻和仄聲韻者,仄聲韻也許比較多些;近體絕句,以用平聲韻為正例,仄聲韻則罕見[44]。以下從近體詩的平仄和押韻來看吳濁流的漢詩,是否呈現客語的特色。

 

3.2.1.1從平仄來看

以平仄(以「-」表示平聲,「︱」表示仄聲)而言,其律詩、絕句所押的韻[45]rhyme)多為平聲韻,例如:

 

<上仙公廟>(五絕)

名山千百級  級級苦難行(---︱︱,︱︱︱--)

直上仙公廟  白雲塔下迎(︱︱--︱,︱-︱︱-)

以平仄論,第四句第一字「白」字如果以無入聲的漢語,如華語去讀或者改用平聲字,才不致於犯了近體詩「孤平」的大忌。

 

<祝大新吟社創立>(七絕)

扶輪大雅喜翻新  重見文人結契親(--︱︱︱--,-︱--︱︱-)

寄語詞壇諸健將  同將熱血振彝倫(︱︱---︱︱,--︱︱︱--)

以平仄論,第二句第一字「重」字改用仄聲字,較合於平仄規律,才不致於犯了近體詩「孤平」的大忌。

 

<相思樹>(五律)

明知相思苦  何故植相思(----︱,-︱︱--)

枝枝妙相對  葉葉自藏痴(--︱-︱,︱︱︱--)

五月黃花釀  連山金色披(︱︱--︱,---︱-)

晴天誰欲補  此樹應先移(---︱︱,︱︱---)

如果將第一句第四字「思」字,第二句第一字「何」字,第三句第四字「相」字,第六句第三字「金」字改用仄聲字,第三句第三字「妙」字改用平聲字,較合於近體詩的平仄規律。

 

<風雨窗前>(七律)

吹沙捲瓦撼樓東  木葉紛飛感不窮(--︱︱︱--,︱︱--︱︱-)

霹靂一聲皆喪膽  愴然萬象披淫風(︱︱︱--︱︱,︱-︱︱---)

馬嘶塞外雄心在  蝶戀花間舊夢空(︱-︱︱--︱,︱︱--︱︱-)

高臥忍觀天地瞑  山河變幻濁流中(-︱︱--︱-,--︱︱︱--)

 

就吳濁流的漢詩總集《濁流詩草》所收錄的漢詩來講,五言絕句沒有一首全押仄聲韻,且多全押平聲韻;七言絕句也只有四首通押仄聲韻[46],其餘均為平聲韻;五律沒有一首押仄聲韻;七律也沒有一首押仄聲韻。從漢語近體詩的格律來看,不押仄聲韻是正例,押仄聲韻是變例,吳濁流的漢詩符合這樣的格律。

就詩行的平仄而言,平仄影響一首詩的節奏,一般以兩字為一個節奏,節奏點在偶數字,最後一字自成一個節奏。從前人規定平仄律的原始初衷來看,平仄律無非是要造成聲調長短、高低、輕重等有規則的起伏變化,承載切合的感情,以產生美感。

吳濁流的漢詩,如以上所舉的四首詩例,常有不符近體詩嚴謹平仄規律的情形,對於常讀詩韻[47]的吳濁流來講,應該不是不懂平仄的嚴謹規律,而是運用了所謂「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48]的近體詩平仄格式之兩句口訣來作漢詩,意思是說,每句的第一字、第三字和第五字的平仄可以不拘,至於第二字、第四句和第六句則必須依照格式,該平而不能用仄,該仄不能用平,這是就七言詩而論。至於五言詩,按理應該是「一三不論;二四分明」。如此看來,吳濁流的漢詩還是符合近體詩的格律。

然而,符合漢語近體詩的平仄格律,並不一定符合客語的平仄規律,原因在於詩韻中的平仄是以某時某地的漢語所定,並不是以現時現地的客家話來定的,由於漢語中不同的方言,因為歷史語音演變的方向不同,發展出同一調類不同調值的現象。以客家話來講,不同的次方言因為歷史語音演變的方向不同,就具體呈現了同一調類的不同調值的現象(參考附錄一)。簡單來講,調類相同,用相同的平仄律,但是調值不同,所造成的聲調長短、高低、輕重等起伏變化,就會有所不同,由於聲調的長短、高低、升降、輕重搭配不同,表現出來的旋律就會有所差別,適合承載的感情有別,產生的美感也就不同了。

 

3.2.1.2從韻腳來看

從押韻來看,上述提及吳濁流的近體詩多押平聲韻,就韻腳來講,是否呈現客家的語音特徵呢?以下我們就幾首吳濁流漢詩所押的韻,以客家語、華語和《廣韻》來對比討論:

<苦病寄鍾肇政>之一(五絕)

病裡無聊日  常思君駕來

家中無好酒  紅露可相陪

這首詩首句不押韻,以現代客語(新竹海陸)來讀二、四句均押-oi韻;以華語讀之則第二句押-ai,第四句押-ei韻。以現代客語來讀似乎較為合韻。不過從《廣韻》[49]來看,「來」屬上平聲「台」韻,「陪」屬上平聲「灰」韻,「來」與「陪」兩字可同韻,亦即在《廣韻》制定當時,認定在押韻之時,為同韻,以此兩字相押,也符合押韻的要求。

 

<鵝鑾鼻遠眺>(五絕)

奇風高插漢  孤島海四流

烽火夕陽處  蒼波萬里愁

    這首詩首句不押韻,以華語來讀第二、四句均押-ou韻;以客語(苗栗四縣)來讀第二句押-iu韻、第四句押-eu韻。此詩以華語來讀較合韻。不過《廣韻》[50]記載「流」「愁」兩字均屬下平聲「尤」韻,同韻相押,理所當然。

 

<訪澹泉>(五絕)

親朋因久見  半晌各無言

歉道疏消息  以文仔細論

    依《廣韻》[51]來看,這首詩第一句末字「見」屬去聲「霰」韻,第二句「言」字屬上平聲「元」韻,第四句「論」字屬於上平聲「諄」韻,這三個字都不同韻,也不同用。就客語來講二、四句分別押-an、-un韻;華語則分別押-an、-un韻。客語、華語皆押不同韻,可能係出韻了。

 

<相思花>(五絕)

五月山山艷  黃金滿樹華

相思無限苦  驚看相思花 

    這首詩首句不入韻,以客語讀二、四句皆押-a韻;以華語讀二、四句皆押-ua韻,客語、華語均屬同韻相押。從《廣韻》[52]來看,「華」「花」均屬下平聲「麻」韻,同韻相押,合於押韻規律。

 

從以上吳濁流的四首五言絕句之押韻情形來看,我們很難肯定吳濁流係用了什麼語言的語音來作漢詩,要說他是用客語作的漢詩,其所持的理由,跟說他是用華語作的漢詩相當,還不如講他是根據韻書作詩,更符合韻書上的押韻規則!值得推敲的是,如果,係以客語作詩為何<鵝鑾鼻遠眺><訪澹泉>兩首,為何都押不同韻?如果係以華語作詩則為何<苦病寄鍾肇政><訪澹泉>兩首,為何均用不同韻?反倒根據韻書來看,除了<訪澹泉>有可能出韻的情形以外,都可因同韻或同用[53]來相押。

假若我們考慮吳濁流的語言背景,我們知道平常吳濁流係用四縣話與客家人交談,參加的是客家人為主體的詩社,認定吳濁流所創作的漢詩係用客家話!則要如何解釋上述的現象呢?或許我們可以假定,吳濁流用了客語的語音去作了漢詩,但是,沒有很仔細地考慮客家語的韻跟韻書上所定的同韻之間,由於語音演變的關係,已經有了出入,所以其所作的漢詩有韻書上同韻而客語不同韻的情形。

更深入地講,假如吳濁流以客家話的語音為工具來作漢詩,但是卻沒有考慮到(或者講有考慮到,但沒有仔細應用於作詩)客家話本身語音的特性:包含決定平仄之聲調調類的調值,由於語音演變的關係,和韻書上的規定有些差異了;包括押韻的韻腳,由於語音演變的關係,也與韻書上的歸類有了一些差別。如此,才比較能夠解釋上述的情形。

雖然吳濁流曾有過改良韻書之議,但並不是站在客家詩韻的角度出發,而是站在合全國之用的立場著想。後來,又由於茲事體大,不得已暫採劉克明先生的意見依古韻[54]來實行,以期革新漢詩的積弊。這或可佐證吳濁流所作之漢詩多合於詩韻,但以客語讀之有不同韻相押的情況。

 

3.2.2從詞彙的層面來看

從詞彙的角度來看,吳濁流的漢詩是否掌握客語詞彙的特性?檢視吳濁流的漢詩,有多少客語特色的詞彙?這可以拿客語辭典[55]中的客語詞彙作為對照、比較,也做得拿傳統的客家山歌詞,作為參考的標準,得知吳濁流漢詩的詞彙所含客語詞彙成分的多少。

 

3.2.2.1從客語詞彙對比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

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屬於如龔萬灶(2003)所舉客語特有用詞243例[56]的,幾乎找不到,屬於客家特殊構詞,也很難在吳濁流的漢詩中發現,以下我們試以詞性和詞形分類,舉出客家的詞彙,對照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我們就可以比較清楚知道,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

 

 

3.2.2.1.1以詞性分類的詞彙[57]

1.代詞-ngai5、ng5(你),ki5(佢)、佢兜、你兜、ngai5兜、自家、nga(吾)、ngia(若)、kia(厥)、麼儕、麼介、麼人、奈久、奈位、奈搭仔

2、動物名-夜呱仔、屋簷鳥、阿啾箭、蛇哥、遮仔節、泥蛇、蟻公、草鞋爬、幰公、黃阿角、白哥仔、齊口、雞嬤蟲、揚搖仔、火焰蟲、湖蜞、蜆仔……

3、地名-大屋坑、石坑、食水窩、伯公下、三座屋、河背、斗換坪、褲浪埔、綯牛坪、細湖頂、山豬湖、田尾、外崗仔、庄項、石駁頭、番婆石、烏蛇嘴,這些具有客家在地特色的詞彙。

4.人名-范尾妹、邱桂妹、阿四妹、阿坤哥、黃滿仔、劉阿添、彭阿富,這兜具有客家命名特色的詞彙。

5.稱謂名-阿公(婆)太、大娘姑、小娘姑、阿婆、姊公、姊婆、老弟新婦、pu1娘、大郎伯、小郎叔、大婆細姊、阿哥、阿姊、老弟、老妹、叔公阿伯

6.身體名-頭林、目汁、鼻公、舌嬤、耳公、頸根、肚屎、hak8卵、tsoi1仔、肩頭、屎物、腳pi2、腳tsang1根、腳目珠、腳膝頭、腳指公、拳頭嬤、手指公

7.植物名-牛眼、目浪樹、羊屎烏、粄葉樹、嗶剝樹、雞油樹、油桐、魚藤、黃藤枝、娘花、粗子葉、燈籠草、蝦公夾草、見笑花、狗點米、荷蘭豆、番瓜、大菜、快菜、覆菜、甕菜……

8.物品名-鑊頭、面盆、字紙籠、砧枋、鑊蓋、紅毛泥、笱(ho5)仔、粄帕、水衣、遮仔、笠嬤、水褲頭、钁頭、禾鐮、糞箕、khia3(袪)把……

9.動詞-打(粄、田、醮)、搣(音met4,siau5、屁、sa3)、掌(音tsong2,門、人、牛)、分(音pun1,人、狗咬、蛇咬)、屙(音,屎、尿、pit8 li2、sia3 pa5、膿滑痢)、行(音hang5,嫁、路、棋)、著(音tsok4,衫、褲、鞋)、發(pot4)、屌(tiau2)、梟(hiau1)、轉(tson2)、愐(men2)、惜、惱(nau1)、整、降、旱(hon1)、攬、囥(khong3)、尖(tsiam1)、尋(tshim5)、sung2、拗(au2)、焗(kiuk8)、上(song1、song2)、tsak4、疑狐、鬥擋……,還有很多像是手部、腳步動作,煮食、飲食動作等客語動詞詞彙,都豐富而細緻。

10.形容詞-靚、綿、爛、遽、幼、tsoi1、tse2、phun1、懶屍、屙糟、屙pa5、殺猛、tien1 tung1、tap8 ti3、花舌、橫挖、ngiok4 siok4、lut8 put8、iong1 vo1、刺額、khia1 ngiak4、薑根、該食、無hak8卵、ne3 ne3 se3se3、無葛無殺……

11.語助詞-唉哉(ai2 tsai2)、噯(ai2)、o3 ho1、咩(me3)、吶(ne2)、哩呀(li5 ia5)…….。龔萬灶(2003)所著《客家話實用手冊》裡列了38個客話常用語助詞。

12.副詞-不勝、正來、本成、頭下、硬硬、輒常、該( ke3)下、恁(an2)多……,還有許多表示時間的副詞,如老頭擺、頭擺、頭過、這下、臨天光、甫白光、天大光、朝晨頭、上晝頭、半晝前後、臨晝仔(頭)、當晝頭、下晝頭、臨暗仔(頭)、斷烏、暗晡頭(夜)等詞彙,可以講相當豐富。

 

3.2.2.1.2以構形分類的詞彙[58]

以構形分類的客語詞彙,比較華語有其特殊之處,以下就幾種構形,列舉客語較特殊的詞彙:

1.詞序相反-鴨公、塵灰、重輕、面前、鬧熱、康健、紹介、買收、死該、下南…….。

2.AA式-闊闊、結結、險險、舊舊、狹狹、脫脫、燥燥、綿綿、烏烏、淰淰(nem1)、ngiam5 ngiam5……

3.AA+e(仔)式-定定仔、略略仔、精精仔、罔(mong2)罔仔、薄薄仔、暗暗仔、幼幼仔……

4.AA+a(啊)式-潑潑啊、清清啊、掃掃啊、蒸蒸啊、疊疊啊、控(khang3)控啊、擇擇啊……

5.AAA式-油油油、紅紅紅、靚靚靚、尖尖尖、恬恬恬(tiam1)、酸酸酸、平平平、燒燒燒……

6.AAB式-陣陣上、搭搭跌、吃吃滾、律律滾、蠕蠕動、牙牙綻、滾滾碾、拋拋滾……

7.ABB式-烏疏疏、喙擘擘、高天天、苦煎煎、背傴傴、頭磬磬、頸偏偏、手瘸瘸、喙杓杓、鼻塞塞、面紅紅、目金金……

8.ABB+e(仔)式-瘦夾夾仔、頸橫橫仔、老翹翹仔、面臭臭仔、笑微微仔、烏刻刻仔、青溜溜仔……

9.AAAA式-噥噥噥噥、唸唸唸唸、我我我我

10.AABB式-踩踩踏踏、驚驚險險、孔孔翹翹、蹂蹂蹴蹴、遊游野野、刺刺額額、大大細細、膩膩細細……

11.ABAB式-苦篤苦篤、瘦薑瘦薑、臭餿臭餿、烏金烏金、皮寒皮寒、熟面熟面、溫燒溫燒、細格細格……

12.ABAC式-無抽無間、無漦無屁、屙tsii1屙pa5、行上行下、有影有跡、講去講轉、省屎省尿、想空想缺……

13.ABCB式-日等夜等、天闊地闊、千難萬難、頭疤面疤、青沙溜沙、大空細空……

14.ABCD式-手軟腳犁、喙甜舌滑、天公地當、眼茫鼻花、腰拑背吊、手尖腳幼、屙膿滑痢、丟籬橫壁……

 

客語在詞性分類以及構形上的詞彙[59],有其特殊、豐富的一面,然而觀諸吳

濁流的漢詩,並沒有凸顯這方面的特徵。

從詞彙來看,吳濁流的漢詩,保留客家特殊的詞彙成分,的確非常地少,然而也做不得講完全沒有客語詞彙,舉例如下[60]

牛鬥口(28)、鳥嘴山(28)、六堆(29)、五湖(29)、伯公崗(48、84)、仙公廟、天公(78)、獅山(84)、康健(203)、阿母(222)、飼雞兒(223)、有命不怕苦(31,客家俗諺)、阿郎(245)、麥酒(245)。

除了寫及客家地區保有為數較多客家地區的地名之外,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少有客家特殊或特有的詞彙。

那麼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還有哪些語言的成分呢?根據觀察,我們可以發現,幾個明顯的成分,那就係中文的文言文、語體文(白話文)以及文言與白話的詞彙混用。

它們有的是以成語或者脫胎於成語、熟語的方式呈現,例如:

雕蟲小技(2)、白雲依山盡(8)、催醒幾人回(9)、海天一色(9)、萬載千秋(9)、國步艱難(10)、箕豆相煎急(10)、人心久不古(12)、楚國多狂士(13)、途窮志不窮(13)夕陽芳草(16)、一諾千金(41)、浮生半日閒(43)、傾盆大雨(47)、畫餅充飢(55)、興會淋漓(83)、孤掌難鳴(91)、一柱擎天(92)、憐香惜玉(112)、掃地斯文、(114)、滿城風雨(186)、王粲登樓(190)、放浪形骸(193)、逆來順受(221)……

有的則一看便知,並非使用客家現行特有或特殊的詞彙,例如:

栽蔬(1,種菜)、何處(4,奈位)、稚子(11,細人子)、年糕(11,甜粄、發粄)、乞丐(11,乞食)、路旁(11,路唇)、趨炎(托hak)、牧童(21,掌牛哥)、老叟(24,老人家)、小犬(24,細狗)、白鷺(25,白鶴仔)、蝴蝶(83,揚搖子)、妻子(190,婦娘)、未曾(220,毋識)、上坡(229,上崎)、徐徐(231,定定仔)……

 

3.2.2.2從傳統客家山歌詞對比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

本文擇取305首七言四句客家傳統山歌選粹[61],對比吳濁流的漢詩。發現傳統山歌詞客家傳統山歌,來自於民間的口耳傳唱,具有民間文學的口傳、變異、地域、庶民的特性。從客家傳統山歌詞的詞彙(語彙)來看,比較吳濁流的漢詩,很明顯的,客家傳統山歌詞充分運用當時當地客家族群的母語詞彙。以下依詞性列舉數例於後:

1、名詞:田唇、戲棚下、後生、伯公、阿妹、阿哥、上下屋、兩子嫂、鼻公、月光、半崎、日頭、膝頭、柑仔、鴨公、頭路、黃藤、火碳、弓蕉、笠嬤、阿公婆、牛眼(龍眼)、湖鰍、暗晡、上晝、下晝……

2、動詞:落水(下雨)、撥扇、食水、破樵、打钁頭、想愛(要)、料涼、企(站)、使(花用)、睡目、搭信、巡田水、長錢(存錢)……

3、形容詞:斯文(英俊)、靚(漂亮)、灩灩動、驚(害怕)、紅啾啾、細(小)……

4、副詞:恁(如此)、過(又)、正(才)、奈有(哪裡有)……

反觀吳濁流的漢詩,客家特有或常用的詞彙,比較傳統客家山歌詞,實在寥寥無幾。

 

3.2.3從語法的層面來看

每一種語言,都有自家的語法結構、系統,語法包含詞法與句法,客語語法的特點[62],比較其他漢語而言,主要表現在詞法上,以下列舉客語詞法上的特點:

1、保存古義的詞彙-烏(黑)、面(臉)、禾(稻)、蒔田(插秧)、擇菜(選菜)、卵黃(蛋黃)、飲茶(喝茶)

2、詞義較廣的詞彙-愛(需要、愛慕)、燒(燃燒、熱)、鼻(聞、鼻涕)、爛(破碎、腐爛)、分(分、給、被)

3、詞義特殊的詞彙-肚屎(肚子)、湖蜞(水蛭)、鷂婆(老鷹)、湖鰍(泥鰍)、烏蠅(蒼蠅)、目汁(眼淚)……

4、特殊的單音詞彙-被(棉被)、譴(生氣)、翼(翅膀)、衫(襯衫)、粳(漿糊)、皮(皮膚)……

5、特殊的單位量詞-一身(套)衫褲、一粒(顆)星仔、一尾(條)魚、一頂(架)眠床、一頭(棵)菜、一餐(頓)飯……

6、特殊的動詞重疊-算算a2 le5(算一算)、聽聽a2 le5(聽一聽)、愐愐a2 le5(想一想)、掃掃a2 le5(掃一掃)。

7、特殊的形容詞等級-以鹹為例,依形容程度由弱至強為:鹹鹹仔、鹹、鹹鹹、較鹹、當鹹、鹹鹹鹹、盡鹹、忒鹹。

吳濁流漢詩中的語言,所表現出來的客家語特殊的詞法成分,集中在保存古義的字詞,例如:處世人難(36,認識、了解)、只洋犬吠(37,恐懼、害怕)、幽探勝(49,找尋)等。這些詞彙,在中文古文、傳統詩詞或者是現今文白夾雜的中文文章之中,也經常可以發現。除此之外,很難發現吳濁流漢詩中所呈現的客語詞法的特徵。

 

3.2.4小結吳濁流漢詩中的語言

3.2.4.1從語音的層面來講

從平仄和押韻的討論,我們發現吳濁流的漢詩,並沒有凸顯客語的平仄或押韻的特殊性,反倒比較符合漢語詩律的平仄和押韻的標準,換句話來講,吳濁流所作漢詩,在聲韻層面考慮的是一般作漢詩的詩韻,而不是刻意表現或創造客語詩韻規律。

 

3.2.4.2從詞彙的層面來看

吳濁流漢詩中的詞彙包括中文文言文、白話文與極少部分的客家特殊或特有的詞彙,這種書面語,並非以客家話詞彙為主體,而是以中文文言文、白話文或兩者詞彙的混和為主。

 

3.2.4.3從語法的層面來說

吳濁流漢詩中的語法,除了使用了保留古詞古義的詞,表現少部分客家語的語(詞)法成分以外,絕大部分沒有顧及客語詞法的特性。

 

 

 

 

 

 

 

 

4.結語

也許根據吳濁流的語言背景,我們可以承認吳濁流運用了客家話的語音去作漢詩,但是我們無法承認,吳濁流的漢詩是用現行客家話寫成的。理由在於一種語言包含語音、語彙和語法等層面,語音、語彙、語法層面的結合才是該種語言的完整呈現。

 

結合吳濁流習得的語言背景以及吳濁流漢詩中的語言,我們可以勾勒出吳濁流寫作漢詩的輪廓。在語音和文字的層面,吳濁流可能運用了熟悉的客家話語音去學習《詩韻》及相關的作詩的規則,並運用了客語的語音去學習漢字書面語,包含《漢文讀本》、《朱子家訓》、《昔時賢文》、《指南尺牘》、《唐詩》、《宋詞》、《明清小說》裡頭的詞彙、語法等。在創作之時,吳濁流只能夠利用熟悉的《詩韻》和熟識的詞彙、語法,以及傳統漢文教育下所形成的美感,來從事漢詩的寫作,這造成了吳濁流的漢詩,在語音、詞彙和語法層面沒有充分搭配並彰顯客家話特色的原因。吳濁流漢詩,多少也反映了言(客家口語)文(客家書面語)不一致的現象。

 

然而,如果我們根據其語言背景,就認定吳濁流的漢詩是客家話寫成的,那麼我們的心中一定會產生矛盾,亦即吳濁流的漢詩,難道不能講是用閩南話、華語甚至是日本話寫成的嗎?尤其說是華語寫成的,可能更講得通,原因在於漢字書面語和共通語(在台灣指的是華語)之間,有著更為緊密的結合關係,理由可能更充分哩。

 

我們從語言的角度,包含語音、詞彙、語法等層面探討了吳濁流漢詩中的語言。我們也可以利用這種方法探討《唐詩》、《三字經》等歷代的中文著作,到底有多少現代客語的成分?假如《唐詩》、《三字經》都是以當時當地的客家話寫成的,經過千百年來,客家話不斷地在演變,到底還保留多少現在還通行的客家話成分?現代客家人以吟唱《唐詩》、唸誦《三字經》做為客家話教學的活動,學生到底能夠學得多少現行實用的客家話?現代客家人以吟唱《唐詩》、唸誦《三字經》以為是現代客語之美,會不會是一種認知混淆、錯亂的現象?這值得這類的推廣者以及第一線的教學者進一步深思探討!

 

我們並不反對去欣賞、學習《唐詩》、《宋詞》、《三字經》的形式或者意涵,我們也不反對吸收客語所無的語詞、句法等成分,豐富現行的客家話,然而,站在要學得現行客家話,使學習者能聽得懂、會講客家話,至於會讀、會寫、會創作現行客家詩文的角度來看,與其先學習《唐詩》、《宋詞》、《三字經》等中文古文,還不如先從學習現行客家的童謠、兒歌、故事、諺語、山歌、流行歌曲等開始,來得適當、貼切一些。

5.參考文獻

林柏燕主筆(1997)《新埔鎮誌》。新埔鎮公所出版。

呂新昌著(1996)《鐵血詩人吳濁流》。台北市前衛出版社。

羅肇錦(2000)《台灣客家族群史-語言篇》。南投市省文獻會。

陳美如(1998)《台灣語文教育政策之回顧與展望》高雄復文圖書出版社。

吳濁流著(1993)《無花果》。台北市前衛出版社。

吳濁流著、張良澤編(1977)《南京雜感》。台北市遠行出版社。

林柏燕主編(2000)《大新吟社詩集》。新竹縣文化局。

黃美娥(2000)<鐵血與鐵血之外:閱讀「詩人吳濁流」>收錄於林柏燕主編(2000)《吳濁流百年誕辰紀念專刊》。新竹縣文化局。

錢鴻鈞編.黃玉燕譯(2000)《吳濁流致鍾肇政書簡》。台北市九歌出版社。

彭瑞金主編(1991)《吳濁流集》。台北市前衛出版社。

黃美娥編著(2003)《日治時期台北地區文學作品目錄》。台北市文獻會。

楊秀芳(2000)《台灣閩南語語法稿》。台北市大安出版社。

吳濁流著(1949《藍園集》。新竹英才印書局出版。

吳濁流著(1958《風雨窗前》。苗栗文獻書局出版。

吳濁流著(1963《濁流千草集》。台北集文書局出版。

吳濁流著(1967《吳濁流選集》。台北廣鴻文出版社。

吳濁流著(1971《晚香》。台灣文藝雜誌社。

吳濁流著(1973《濁流詩草》。台灣文藝雜誌社。

王力著(2002)《漢語詩律學》。上海教育出版社。

何大安著(1996)《聲韻學中的觀念和方法》。台北市大安出版社。

陳彭年等重修(1999)《新校正切宋本廣韻》。台北市黎明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龔萬灶(2003)《客話實用手冊》。自費出版。

范文芳(1997)<客家語彚貧乏之探討>。新竹師院語文學報第4期。

范文芳(1998)<客家民間歌謠的詩歌表現>。中央大學舉辦客家民俗研討會。羅肇錦(1996)<四縣客語附著成分結構>。董忠司主編《台灣客家語概論講授資料彙編》。台灣語文學會。

謝樹新編(1965)《客家民謠》。苗栗中原•苗友雜誌社叢書。

羅肇錦(1985)《客語語法》。台灣學生書局。

 

 

 

 

 

6.附錄

 

台灣漢語系語言和客家次方言調名、調號、調值對照表

調名

陰平

陰上

陰去

陰入

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

調號

1

2

3

4

5

6

7

8

華語

55

213

53

 

35

 

 

 

福老話

44

53

31

22

13

 

33

55

苗栗四縣

24

31

55

02

11

 

 

05

新竹海陸

53

24

11

05

55

 

33

02

六堆四縣

33

53

55

02

11

 

 

05

東勢大埔

33

31

53

02

11

 

 

05

雲林詔安

11

31

55

24

53

 

 

32

桃園饒平

11

53

24

32

55

 

35

05

例字

 

 

 

 

 



[1] 2000年吳濁流作品國際研討會上,林柏燕和范文芳兩位先生曾就吳濁流的漢詩所使用的語言是否為客家話有過爭論。2003年筆者曾就吳濁流漢詩所使用的語言,請教過林柏燕先生,林先生肯定漢詩中的語言為客家話,並提及吳濁流平日與客家人對談使用四縣腔客家話。

[2] 這裡所指的「習得的語言」包括吳濁流在制式的學校教育、家庭以及社會上所學到的口言和書面語。

[3] 參考林柏燕主筆(1997)《新埔鎮誌》之<第三章 新埔地名考>頁99-102和<第七篇 人物誌>頁477-478

[4] 呂新昌著(1996)《鐵血詩人吳濁流》一書內文,頁1,寫成定居下林排,從此不再搬家。

[5] 廣東的興寧、五華、平遠、蕉嶺合稱四縣。今日苗栗優勢的客話-四縣腔,從聲韻調的比對,最接近廣東蕉嶺客家話。參考羅肇錦(2000)《台灣客家族群史-語言篇》頁216-222。據此,難怪林柏燕會講吳濁流講的客家話係四縣了。

[6] 參考書目同上注,頁42-46

[7] 參考陳美如(1998)《台灣語文教育政策之回顧與展望》關於<日據時期的語言教育政策>一節頁10-21

[8] 《無花果》一書頁51提及「祖父說,時常聽到我在夢中唸    」,可為旁證。

[9] 《無花果》一書頁57提到「公學校漢文在一星期中只有兩節課,由一位老的秀才(詹際清)擔任教學」,可為佐證。

[10] 參考《無花果》頁65大瀛館是台北市中唯一的廣東人經營的旅館,對於不會講閩南話的我,是很大的方便」

[11] 《無花果》頁74提到「和閩南中的有幾個雖然非常要好,還是沒有同班的客家人十個來得親密」。

[12] 如《無花果》內的第四、五、六、七章和《南京雜感》裡的<一束回想>、<回想照門分教場><回憶我的第二故鄉><重訪西湖>等。

[13] 照門分教場(2年)、四湖(鴨嬤坑)公學校(12.5年)、五湖分教場(2.5年)、關西公學校(2年)、馬武督分教場(1年)。可知,吳濁流服務學校的學區多客家人。

[14] 又名傳統詩、舊詩。

[15]參考林柏燕主編(2000)《大新吟社詩集》頁539

[16] 如昭和四年,祝大新吟社成立的聯吟吳濁流奪冠,參考林柏燕主編(2000)《大新吟社詩集》頁11501927年栗社的全島擊缽吟會,吳濁流獲得右元,參考《鐵血詩人吳濁流》頁59-60

[17] 黃美娥(2000)認為,吳濁流的漢詩是抵抗異族文化的手段,也是吳濁流的文學生命,參考<鐵血與鐵血之外:閱讀「詩人吳濁流」>收錄於林柏燕主編(2000)《吳濁流百年誕辰紀念專刊》。

[18] <論學校與自治><對會話教授的研究><下學年數學教授的研究>。

[19] 參考彭瑞金編(1991)《吳濁流集》,洪米貞整理之<吳濁流生平寫作年表>頁289-296

[20] 參考《無花果》頁105

[21] 參考吳濁流作品集卷四-《南京雜感》吳濁流著,張良澤編(1977),頁55-56

[22] )內,為筆者所加的簡單說明。

[23] 由傅君介紹,請一位年約二十的周姓女性來教北京話。參考《無花果》頁125-126。經過一個多月的學習之後,並未記載吳濁流有再請人來教授北京話。

[24] 引用錢鴻鈞編.黃玉燕譯(2000)《吳濁流致鍾肇政書簡》頁149-150。吳濁流在1966年元宵節.女作家座談會後批評的文章內容裡的一段話。

[25] 引用吳濁流作品集卷四-《南京雜感》吳濁流著,張良澤編(1977),頁5

[26] 參考彭瑞金編(1991)《吳濁流集》,洪米貞整理之<吳濁流生平寫作年表>頁289-296

[27] 《吳濁流致鍾肇政書簡》頁40

[28] 《吳濁流致鍾肇政書簡》頁54

[29] 《吳濁流致鍾肇政書簡》頁73

[30] 引用鍾肇政<風雨憶故人>的說明,收入吳濁流作品集卷四-《南京雜感》吳濁流著,張良澤編(1977),頁41

[31] 《吳濁流致鍾肇政書簡》頁48

[32] 林海音<鐵和血和淚鑄成的吳濁流>一文,收入吳濁流作品集卷四-《南京雜感》吳濁流著,張良澤編(1977),頁38

[33] 日人不但曾經在台設立漢詩社,如玉山吟社、穆和吟社、淡社、芝蘭吟社、南雅吟社等,而且還有不少在台日本人創作漢詩。參考黃美娥編著(2003)《日治時期台北地區文學作品目錄》頁8、頁763-938

[34] 原來指在台灣推行的「北京話」或稱為「國語」,由於在台灣學習「國語」的人,母語多為台灣閩南語、台灣客家話、台灣原住民語,他們的母語多沒有兒化、單音節輕重音、捲舌音,當他們以自家的母語習慣去學習「國語」,語言接觸、類推的結果,自然造成「國語」的兒化、輕重音、捲舌音的消失,使原來的「北京話」產生一些質變,連「北京話」詞彙或語法也部分的改變。

[35] 參考楊秀芳(2000)《台灣閩南語語法稿》頁10-13

[36] 1949年新竹英才印書局出版。

[37] 1958年苗栗文獻書局出版。

[38] 1963年台北集文書局出版。

[39] 1967年台北廣鴻文出版社出版。

[40] 1971年台灣文藝雜誌社出版。

[41] 1973年台灣文藝出版社出版。為吳濁流漢詩總集,共計23篇,2012首。

[42] 在語音、詞彙、語(詞)法層面,哪些是屬於客家特有的成分,哪些則是其他語言所有,百分比各佔多少?

[43] 區分古體詩和近體詩的標準,在於平仄格律(平仄、押韻、對仗)的嚴謹與否。唐以後大約因為科舉考試的關係,對於平仄、對仗、詩篇的字數等都有嚴格的規律。參考王力著(2002)《漢語詩律學》頁19

[44] 參考王力《漢語詩律學》頁42

[45] 按漢語詩文學的傳統,所押的韻,包含主要元音和韻尾,如果有韻尾的話。參考何大安著(1996)《聲韻學中的觀念和方法》頁68

[46] 漢詩總集《濁流詩草》頁133之四首。

[47] 《濁流詩草》頁2,有一首寄工藤教授之五言絕句:日日翻詩韻,消愁藉酒壺,吟懷無限苦,巧智不如無。可為佐證。

[48] 引用《漢語詩律學》關於「一三五不論」之討論,頁85

[49] 參考陳彭年等重修(1999)《新校正切宋本廣韻》頁9899

[50] 同上注,頁203208

[51] 同上注,頁407107115

[52] 同上注,頁165166

[53] 唐宋詩人用韻所根據的韻書是切韻或唐韻、廣韻等,凡韻書中註明「同用」的韻,都可視為同韻。參考《漢語詩律學》頁43

[54] 吳濁流認為再進一步,可以出韻,但需出其自然,不可勉強,這是補古韻缺處的方法。參考吳濁流<漢詩必須革新-漢詩偏重形式之弊害及其改進意見>一文。

[55] 如龔萬灶(2003)《客話實用手冊》、以及坊間流傳的客家字辭典。

[56] 同上注,17-51頁。

[57] 這部分主要參考范文芳(1997)<客家語彚貧乏之探討>,載於新竹師院語文學報第4期。也做得參考范文芳(1998)<客家民間歌謠的詩歌表現>,發表於中央大學舉辦之客家民俗研討會;以及羅肇錦(1996)<四縣客語附著成分結構>,收入董忠司主編《台灣客家語概論講授資料彙編》。

[58] 此處主要參考龔萬灶(2003)《客話實用手冊》一書。

[59] 甚至短語、短句如客家諺語、俗語、歇後語等也有其特殊、豐富的所在。

[60] ()內為引出《濁流詩草》頁數、翻譯或說明。

[61] 謝樹新編(1965)《客家民謠》中原•苗友雜誌社叢書。

[62] 關於客語語法的特點,參考、引用羅肇錦(1985)《客語語法》一書中的第五章<客語語法特點>p284-305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