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后庄國小輔導室
menu_top_background
:::
語言教養過時嗎?
:::

語言教養過時嗎?

曾幾何時,「豬頭」、「笨啦」等話,不再被視為一種語言的侮辱,因為連 師長們也很習慣用這一類的辭句;曾幾何時,語言上的恭謹與精確,在我們的社會中已被當成一種過時的教養.....

七年前的有一天,我去探望一位朋友,應門的是朋友家六年級的二女兒,她為我開門時,我探看內屋,順口問了一句:「姊姊呢?」小主人俏皮地仰起美麗的臉蛋,笑眼盈盈地回答我:「死了!」

我雖非食古不化,卻也一時迎戰不了這種新新語言,腦中找不到一句合適的話,用以回應眼前這個孩子自覺頗具幽默感的話語;這是多年來我頭一次感覺到,即使父母都重視教養的家庭,孩子的語言習慣也受到大環境極大的影響與拉扯。

又過幾年,當我們再度回到台灣時,這種語言的震撼更加緊密地發生在日常生活中。老大在第一天上學回來的晚餐桌上,苦笑著對我們描述她的驚訝。她說,當她回頭對坐在後排的同學微笑時,她的同學面無表情地問道:「妳不覺得自己這樣沒事亂笑很白癡嗎?」

其後孩子們也漸漸接受了「豬頭」、「笨啦」這一類的話,在此地是不能被認真地視為一種語言的侮辱,因為連師長們也很習慣用這一類的辭句,說的人不僅沒有惡 意,甚至在某一種更粗糙的語氣與用辭裡,還夾帶著一種推心置腹的宣告:「我沒把妳當外人,所以我們不需要客套虛偽」。

曾幾何時,語言上的恭謹與精確在我們的社會中已被當成一種過時的教養,連語言素養應該最嚴謹的新聞報導也用著一種前所未有的語法、情緒與大量的贅詞,豪華地包裝著單薄貧乏的內容,看完一節新聞總讓人不禁興起一種疑問:「那位女主播到底在激動什麼?」或是:「我們可不可以說得少一點,但說得好一點?
環顧現今的台灣,語言教育似乎總被狹隘地定義成「外語教育」,提起全民英檢,我們就會想起我們的語言教育,但是對於整個社會談吐品質的日趨惡劣似乎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擔心;我想誰都無法否認語言教育是智育教育的成果,因此只追求外語能力的增進,而忽略母語素質的提升,無疑是非常捨本逐末的教育方針。

如果我們同意「學貴乎慎始」這樣的說法, 那麼我們就一定會承認家庭所能給予孩子的語言教育成效最廣、時間也最長。終究說來,父母才是那個真正的語言啟蒙師。

我一直都喜歡親近孩子,跟孩子們說話時我並不特別選用童言童語,也不投其所好的選用所謂的流行語,不管與我交談的孩子年紀幾歲,我總是像尊重一個朋友那樣尊重著他們,並且確定自己在跟他們說話的時候有口有心,專注地關心著我想談話的那個主題或想法,每次當我這樣做的時候,我就發現孩子也會以我投遞給他們的語言方式來回應我,即使是一個前一秒還在胡言亂語跟父母耍賴的孩子,也會轉換過他的說話腔調與態度,我因此完全感受到語言的確是一種「互動行為」。

我也曾看過很多大人們喜歡用言語逗弄孩 子,他們看起來非常親愛,但孩子們卻往往在這種交談方式下,故意答非所問地耍起寶來,弄到後來一場談話不得不嘻鬧著結束。在我的孩子小的時候,我每遇這種成人,便冒著得罪朋友之險立刻給予制止,我這樣做不只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也在提醒每一個大人──我們都有責任為孩子們樹立一種良好的語言榜樣。

家庭在語言教育上所能有的影響力,除了語言習慣之外,更珍貴的是建立言談內涵的廣度與深度,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個家庭如果能在晚餐桌上跟孩子們以好的內容、精確優質的語言進行交談,對社會是一種很大的貢獻,而且在這種家庭長大的孩子,即使日後到了一個語言素質比較差的環境,他也已經有能力去區別好壞,以及穩固地使用自己的語言軌道來進行溝通了
(
摘自中國時報,蔡穎卿,台南)

心理學小品說:語言溝通--錄碼、解碼

      語言,其實是一種密碼訊息。人際語言溝通,是一段密碼訊息的轉換過程,有如電腦運作一樣。講話者嘴巴吐出一連串的音節,聽話者耳朵也收進一連串的音節,兩方面同時負起了訊息轉換的責任。

在講話者方面,首先必須把想要表達的內容組織起來,再選擇一種適當的表達方式,透過發聲器官傳送出去。這種過程,是密碼訊息的形成,稱為「錄碼」。在聽話 者方面,聽覺器官接受到密碼訊息後,必須將之分解及重組,才能明白溝通意義在哪裡。因此,聽話者首先要把訊息詳加解釋,掌握每一個密碼的涵義,然後再評價 訊息,決定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這種過程,稱為「解碼」。假若聽話者決定回話,溝通過程便重新開始,原來的「解碼者」變成「錄碼者」,「錄碼者」則變成「解碼者」。

由此可見,語言溝通比想像中的複雜得多,只是我們行之日久,一切顯得非常簡單和自然罷了。如果溝通的任何一方配合的不夠順利,人與人之間就談不上了解了。許多溝通障礙,就是發生在錄碼或解碼的過程上。講話者表達能力欠佳,不懂得社會溝通技巧,或聽話者自己有心理偏差,不合理地解釋和評價接收回來的訊息,這都易於引起誤解及衝突。辭不達意和「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便是好例子。

也許該出現一部像電報密碼手冊一樣的語言溝通手冊,可按圖索驥,正確掌握語言訊息真意。

我們稱讚一個人「很會講話」或「能言善道」,其實包含了兩種不同的意思:一、這個人懂得如何妥善組織和表達談話內容;二、這個人懂得對不同的談話對象採用不同的談話技巧。前一種意思,是指這個人具有「語言能力」;後一種意思,是指這個人具有「社會溝通能力」。

我們在開口講話以前,必須在腦中把想要表達的談話內容加以組織、安台,然後才能流暢無疑地形諸言詞。這種組織和安排能力,便是一種所謂的「語言能力」。然而,談話必須涉及人與人的溝通(否則便屬於獨白),亦即必然有一定的談話對象。當語言從自己的嘴巴吐出時,我們是語言的主人,但當語言進入談話對象的耳朵後,對方便成為語言的主人。因此,假如希望自己講的話能被別人完全瞭解,或至少不 被誤解,我們便需考慮談話對象的觀點、背景、能力和立場等因素。這種考慮「,稱為社會溝通能力」,心理學家發現,連四歲小孩在跟兩歲小孩相處時亦懂得採用 最簡單的溝通語言,換言之,此種能力的發展階段早得驚人。

語言能力與社會溝通能力並不必然有連帶關係。一個講話組織嚴密的大學教授,往往無法用通俗的表達方式來向社會大眾講話。但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卻常兼具良好的語言組織能力。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