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后庄國小輔導室
menu_top_background
:::
親師溝通交流道
:::

一、英業達之光「溫世仁先生」

「我相信生命是出現在舞台的那一刻,死亡與黑暗則是在生命背後襯托光彩的布景,每個人在生命舞台都會扮演不同的角色,盡力把這個角色做好,就是最精彩的演出。」

「我認為自己比別人幸運的不是財富,而是累積了很多生命的歷練。因為這些歷練所充實的生命,才是最寶貴的資產。」(溫世人先生網站)

二、『運氣是自己創造的。你必須勇於投入某件事,好事才會發生。如果你坐在客廳等著好事發生,它是不會出現。你得創造自己的運氣。』  

三、一個人如果太努力在活給別人看,就會痛苦得不得了。今天如果你相信自己做得還不錯,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你的時候,你真的可以很自在。

四、威爾遜曾經寫道:「要有自信,然後全力以赴,假如有這種信念,任何事情十之八九都能成功。」的確,一個人倘使沒有自信的話,人生就索然無味,必須切記,我們的人生,會隨著我們的自信多寡,而具有多少價值。

五、泰戈爾曾說:「越是有人責備我,我就越堅強;越是面對刻薄的人,我就越懂得寬容。」因為,刻薄的人,有時候是一面自我省思的鏡子,我們可以從鏡子中看到自己曾經刻薄的嘴臉,進而體會到被刻薄的人,那份渴望被寬容的心情

六、不管世界變得怎樣,當我們和別人的生活交錯在一起時,我們要盡量找出對方的優點。

七、澳洲「無腿超人」約翰庫緹斯41歲,是國際知名演講家,一出生即嚴重畸形,常被欺負,十八歲截去畸形雙腿,從此以上半身過活。為了買車,他找到地一份工作,每天清晨四點半出門,先以滑板滑行六公里,坐一小時火車,再用滑板滑六公里才能到公司,如此持續四年。「不管自己有多不幸,一定有人比我更不幸」他抱持這樣的信念:「絕不對自己說不可能」,現在不但拿到MBA學位,更是運動健將,舉重、桌球、跳傘、游泳、跳水都在行。近十年來更到一百九十多各國加演講激勵人心,聽眾超過一百五十萬。約翰是二度來台,九十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在林口體育館舉辦一場一萬二千人的演講會。

八、如果:現在的挫折,會帶給您未來長遠的幸福,請您忍耐!

現在的快樂,會帶給您未來長遠的不幸,請您拋棄!

現在的付出,會帶給您未來長遠的快樂,請您不要吝嗇!

 

正向思維─親師有「愛」孩子有「善」

社會在變,學校在變,親子、師生、親師關係也在變,人世間分分秒秒無時無刻都在變,顯然,唯一的不變就是「變」。面對內外的「變」,親師教育應有所變,也應有所不變。親師教育應「變」的部分,是親師對孩子的期待與教養方法、親師溝通與合作機制;而「不變」的部分,則是教育的價值─培養健康快樂且與眾不同的孩子、教育的信念─教育大愛與永不放棄。

隨著少子女化的趨勢及高中職與大專學校的普及,進入大學已不成問題。但孩子課業與升學的壓力,依然未減。「行行出狀元」等崇高的理念,從古至今,依舊淪為對失意者催眠的口號;孩子失去學習的主體性也失去自我決定的能力。以下是孩子面對的困境也是當前教育的迷失:

一、孩子不知為何而學

在當前功利盛行的社會,不論是學校或社會、教師或父母多以升學表現作為評量學校辦學、孩子績效的重要指標,在如此單一且窄化的思維中,親師一句「為孩子好」的托詞,因而剝奪孩子自我探索及獨立思考與決定的機會,對孩子缺乏信心,不願意放手,不相信孩子,孩子無法學習自主管理與自治自律。

二、孩子在不安中勉力而行

美國心理學家馬斯洛(Maslow , A.H)在1970年出版的「動機與人格」書中,強調人類有生理的、安全的、愛與隸屬的、自尊的、認知的、美感的、自我實現的需求等七個由下而上依序追尋的需求(張春興,2004227-228)。由此,教育的本質,在於學習者主體性的開展與自我實現。但從教育現場觀察,有多少的孩子想到學校,心理就不安;想到考試,心理就害怕;尤其被歧視或被霸凌的孩子,「上學」已成為心中最大的夢靨。又有多少的孩子,放學不想回家,想到父母殷殷期盼的成績,就不由自主的焦慮。我們常說:世界上永遠有個地方點著一盞燈,永遠有個角落伸出一雙手。這一盞燈是給孩子溫暖、給孩子指引,這一雙手是給孩子支持、給孩子力量,這是孩子心靈的避風港,就是孩子的班級、孩子的家。捫心而問,班級、家真的是孩子心靈的避風港嗎?

三、孩子的五育失衡

德、智、體、群、美原本是我們為孩子健全發展所構思之重要內涵,但良法美意早在成年人的思維中喪失殆盡。認知、情意、技能、行為是教學的主要目標,但不論教師或家長所關心的依舊是認知層次中最低層的知識層面,而針對認知較高的層次,如分析、評鑑(獨立思考與判斷),因為考試不考也考不出來,所以,常被忽略;另外影響孩子人格健全發展的情意陶冶,更淪為考試的犧牲品。因而孩子的身心無法平衡發展,空有填鴨的知識,卻沒有強健的體魄;空有傲人的分數,卻乏豐厚的教養;沉迷於電玩,卻不知欣賞藝術;強調個人喜好,卻不知團體紀律。凡此窘境,親師盡知,學校、社會也皆知,受害的是孩子,更是未來國家的損失。

四、親師溝通的困境

在父母意識高漲的趨勢中,家長參與教育事務已是各國共同且普遍的潮流,尤其面對孩子行為的管教,更是父母關心的議題。而教師在過去享有高度自主處理學生事務的專業威權,如今卻受到嚴重的挑戰與考驗。

貳、讓我們一起為孩子建構互信互賴與共同合作的友善氣氛

從許多的調查報告顯示,現代孩子的壓力多半來自於課業、人際關係等等。而身為教師及父母應如何協助孩子建立正確價值觀及培養孩子面對壓力與紓解壓力的能力,是刻不容緩的重要課題。大前研一在<專業----你的唯一生存之道>一書提到:真正的專業人才,眼光永遠放在未來,面對的永遠是未知,永遠可以在變動中學到新技能,永遠樂於接受挑戰而樂此不疲累(大前研一,2006)。所以,身為教育專業的教師,眼前的孩子,就是無窮的希望與待啟迪的學習主體;對父母而言,孩子就是獨一無二的生命個體,自有其人生的價值與方向,而非滿足父母成就的工具。我們常說,把眼光焦點放在自己以外的地方,就能夠看得廣、看得遠;把心放在孩子未來的二十年,就不會因為一次考試的挫敗而責難孩子,也不會因為一次的偏差行為而放棄孩子。筆者認為教師及父母是孩子生命歷程中重要的關鍵人物,也是孩子邁向成功人生的「任督二脈」,因此,如何打通任督二脈,為孩子營造友善且優質的學習環境,是我們必須共同努力的方向。於此,筆者提供以下淺見作為參考:

一、親師各有所本並互為尊重

教育是專業的行業,已無庸置疑,而教師則是實踐教育專業的主要成員。因此,教師除應在教育事務上展現專業的特質與表現,更應持續終身學習,提升專業的涵養,尤其,面對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更應以正確的教育理念、豐富的教育專業與積極的教育熱忱,主動接近孩子、了解孩子、啟迪孩子,而面對孩子的個別差異或管教衝突事件,如能應以更寬廣、彈性及多元的方式予以妥善處理,當能贏得孩子的敬重與家長的信賴。

根據Marzano2000年分析學校對學生成績的影響及個別教師對學生的影響發現,即使服務於高度缺乏效能的學校,最有效能的教師仍然能使學生的學習大幅進步(賴麗珍譯,20065-7)。由此,教師更應在專業上展現應有的價值與功能,更要以謙卑的態度,展現柔軟且堅定的力量,不斷循循善誘,轉化孩子的迷失與激勵孩子的信心。而父母則應扮演好親職教育的重要角色,營造親子溝通的友善機制,對孩子的學習與人生,建立正確的期望,誠如猶太家庭對孩子僅是單純的期望「成為與眾不同的孩子」,讓孩子在與眾不同中學習相互欣賞、相互合作。

Xitao FanMichael Chen2001)在一項包括69,000對親子的研究中發現,孩子的家教規範對其在校的學業成績有10個百分點的關聯。顯然,教師為班級甚至家庭所設計和實施的規則和常規,對孩子在校的行為與學習有深遠的影響(賴麗珍譯,200625-26)。社會各行業各業中都有其獨特的專業領域,必須不斷成長與發展,才能建立更高品質的專業形象,受到社會各界的信賴與景仰,好比醫生、律師、建築師等行業,總能讓顧客抱持高度的信賴感,而教育面對更多元的孩子與家庭,更應透過專業的服務,建立自身的專業形象。因此,教師與父母如能就各自的職責多加自我充實並合適履行各自應負之責任,當能相互尊重並相互成長。

二、親師正向溝通並積極信賴與合作

正向是一種意念,一種思想,也是一種希望,更是一種力量,如同Ronda Byrne2007)在秘密>一書中提到的:「生命的偉大秘密就是吸力法則,也就是同類相吸。……吸力法則就是一種自然法則,跟重力一樣公正無私。……一切力量來自內心,擁有正面思想的力量人,可以改變一切,並主宰自己的命運。」(謝明憲譯,2007)。教育部以「正向管教工作計畫」積極落實禁止體罰的政策,而相關學者亦以「正向班級經營」做為培養孩子全人發展及解決校園暴力等衝突事件的有效策略,兩者對親師管教孩子均有重要之提醒與啟迪。

筆者認為,「正向」一詞,在親師溝通過程中蘊含積極、鼓勵、同理雙向且有效的作為,而不是消極或各自本位的抵制與反對。藉由「正向」的理念與關懷,可以傳達尊嚴、合作、尊重、參與、信任的信息,也可藉此激勵親師不斷的兼具理性與感性的對話,進而建立充分信賴與合作的機制。誠如莊子在<天地>第十二篇所說:「不同同之之謂大。」在這世界上,每個人、每個物體都是單獨的,但整合起來就能創造加成的力量,成就偉大的事功;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蕾莎修女也曾說:「你可以做我做不到的事,我也可以做你做不到的事,我們一起合作,就可以完成偉大的事。」同樣的,在整體教育中,教師與家長各有不同組織與不同的定位,如能互助互利、互信互賴、同善同利,就能創造雙贏。在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一書中提到:「寶藏要靠流水的力量沖刷才能露出來,但也正是同一個力量把寶藏深埋在底下。」(周惠玲譯,200432)從相關教育研究與理論的探討,每個孩子都有無限的潛能,擁有無數的寶藏,究竟是被挖掘而成才成器或被埋葬而失落人間,全賴教師與家長以共同的愛,營造孩子有善的學習環境!

用對方法,孩子都可以成為天才

從<優秀是教出來的>一書(The essential 55Ron Clark原著),可以深刻發現Ron Clark這位偉大的教師,以自己從小被祖母教出來的做人規矩為基準,花了極大的時間與心力和班上孩子共同討論、訂定班規,以此鼓勵孩子,也激勵自己。而從<第56號教室奇蹟>一書,不也發現雷夫老師以專業素養及敬業熱忱,引導一群充滿貧窮與暴力的孩子脫胎換骨。以上教育現場的感人事蹟不也彰顯只要用對方法並秉持教育專業的涵養與態度,即使是處於社會邊緣的孩子,依舊可以經由循循善誘,啟迪孩子的良知良能,引導孩子重新找回自信與人生的方向。

而報章媒體亦曾報導9年前,一名罹患精神疾病的離職員警持刀闖進嘉義縣浸宣水上教會,將牧師闕明毅殺死,闕牧師的兩個女兒也受重傷,遭逢家庭劇變的牧師娘闕戴淑媺哭了七天七夜,決定原諒凶手她覺得,她丈夫無緣無故被殺,顯示社會病了,問題出在教育及家庭因素人,讓她領悟到要從根本改變,為社會作些事情,決定開辦陪讀班,免費輔導網咖、遊蕩等弱勢學生。現在陪讀班共有42位國小學童,平均成績幾乎都在全班前五名,還有孩子一開始在班上成績是倒數第三名,到了國小畢業,拿到了校長獎。闕戴淑媺說:「這樣的孩子都能拿到校長獎,還有什麼辦不到的?」(聯合報,2008.09.02)。常言道:仇恨生仇恨,對立生對立,闕戴淑媺用愛讓自己遠離恨,印證了聖經/箴言十章12節所說:「恨能挑起爭端,愛能遮掩一切的過錯。」的至理名言。

蘇格蘭企業家兼慈善家杭特(Tom Hunter)曾說:「在世間的事務上,I do IQ有用。」(唐勤譯,2007)筆者也深信,經由教師與家長的引導,我們的孩子多已具備某種程度的知識,如能引導孩子將知識與生活結合,轉化為人生的智慧,當能跳脫只想到「自我」的心態,看到更多比我們不幸的人,正等著我們伸出援手,而我們也可能經由這樣的付出,讓生命表現得更精彩。哈佛大學教授艾倫南格在她的研究中發現,只要人們在生活中擁有越多做決定的機會,生命的誘因或動機就會越強烈,而且比較不憂鬱,更獨立且自信,對事情也更敏銳,只要找回人性,必能減少不必要的「獸性」(國語日報,2008.01.25)。由上,筆者深切的期待教師與家長能用智慧啟迪孩子的純真,用同理體會孩子的無奈,用理性自我惕勵,用行動自我改變並鼓勵孩子用行動付出關懷,才能在多元價值與多變的社會中,為孩子建立友善的成長環境,培養孩子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成為孩子生命中的貴人。同時,也期待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夢想:「就是有一天,我們孩子所學習與生活的地方,不再以成績、分數、升學、學位、成就來斷定一個人,而是以孩子的關懷行動與品格內涵來斷定一個人」。最後引用尋教改之路---- 「紐西蘭尋羊記」(公視製播)片尾的一段話:「台灣的孩子放學多到補習班,他們在白天學校做什麼?」作為教師與家長共同省思與共同勉勵的針砭。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