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咿咿呀呀快樂學園
menu_top_background
:::
未來競爭籌碼有多少
:::

中國新勢力來勢洶洶,你有多少競爭籌碼?

中國年輕世代,很拚!
拚命學習、拚命搶出頭,不到30歲就以實力當家掌權者,比比皆是。這群年輕新貴不但主掌了中國未來的命運,也逐漸擠壓到台灣工作者的生存空間。
面對來勢洶洶的中國新勢力,你有多少競爭籌碼?

《數位時代雙週》2003/11/1570期╱撰文=林正文、林義凱

深夜11點,結束一天緊湊繁忙的行程,荷銀投信總經理章嘉玉回到上海飯店的房間,準備洗澡睡覺,手機卻響起,「章總啊!你晚上說那個操作策略,我很有興趣,可不可以再問你幾個問題?」打電話來的年輕人,一個小時前才在餐廳跟章嘉玉討論新基金商品,沒想到散會後,又回辦公室找資料,打電話問問題。

趨勢:年輕族群,拚命出頭

章嘉玉常在深夜接到這樣的電話,「他們就像海綿一樣,學習意願非常高,」從1997年開始往返兩岸,看著中國基金業的發展,章嘉玉被當地年輕工作者的高度學習熱情感動,「不免會擔心台灣工作者的未來。」

在台灣的組織架構裡,剛進職場的新鮮人,工作歷程通常是「第一年學習、第二年上手、第三年操作純熟」,公司才會開始考慮職務升遷。「但是在中國的私營公司中,從助理總監到掌管全部門的總監,可能只需要一年的時間,甚至六個月、八個月,」上海實力媒體加值副總經理邱曉文指出,因為組織跟業務量的快速擴展,造就了中國年輕工作者的升遷曲線陡峭,很多人在30歲之前就可以擔任高階管理職;而同樣的位階,是台灣工作者在35歲以後才敢去想的職位。

年輕人掌大權,正是中國企業中的普遍現象。章嘉玉觀察到:在上海的金融圈中,三年前才進入基金公司擔任職員的年輕人,三年後再碰面,已經是另一家新的基金公司副總,而眼前這些年輕新貴,可能只有二十八、九歲。

現象:厚植實力,決定身價

受到經濟開放的洗禮,現在的中國大陸工作者,不再是盲目的學習,「他們正在積蓄實力,」章嘉玉觀察發現,這些年輕人不再只問空泛問題,而是會提出自己的經驗和想法,尋找具體對策。儘管中國的金融業務尚未開放,但是年輕的金融從業人員,可以侃侃而談國外各式的新金融商品,「博學用功的程度,令人吒舌,」努力學習奠定扎實的知識基礎,等待開放時機;而熟悉本土市場、容易建立人脈,更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優勢。

「他們在走的路,正是我們過去一、二十年工作的歷程,」16年前,章嘉玉也是台灣第一家外商基金的第一批員工,唯一不同的是,「我們一步步從最基層做起,熬了十年才出頭,但是這裡的機會太多,優秀地人才竄升是用『跳』的」。

跳躍式的進步可以帶動企業組織成長,但是難免造成管理上的衝突。章嘉玉就發現,因為欠缺實務經驗和管理技巧,很多剛晉升的主管很容易用「階級意識」的方式來展現自己工作上的威權,把官僚氣息帶進組織文化中。

「工作上的衝突多半來自於價值觀的差異,」曾經長達七年時間,在中國飛利浦公司擔任新事業部門業務主管的104人力銀行副總經理阮劍安指出,中國幅原遼闊,生活方式的差異度極大,但是唯一共通點是,這些人湧進大城市是為了尋找能夠讓自己發達的機會,「他們對於工作目的追求的層次著重在物質上。」

因此有良好的晉升管道、加薪辦法、培訓機會,都是激勵他們工作上表現的最好方法。愈來愈多外資企業,為了要吸納當地優秀人才,在招募時,開出的薪資條件不再是比照「市價」,而是依個人能力來衡量「身價」。

威脅:台灣人力,恐被取代

兩岸工作者之間的互動關係,隨著中國年輕世代的崛起,正在逐漸轉變。

阮劍安認為,大量雇用當地人力,是任何外來企業必然的發展過程,除了人力成本考量外,給予適當的訓練,培養當地人力學習速度也快,自然能夠填補空缺。「現在只有不可替代性的高階職缺,才會需要台灣人。」

以「一匙靈」洗衣粉為代表作,在台灣花王公司有14年行銷經驗的翁王忠,一年前進入花王上海公司,擔任家庭清潔運品部副部長,是花王公司在中國大陸5000名員工中唯一的台灣人(花王是日商公司,其他重要幹部多為日籍),肩負品牌行銷的責任。1964年次的翁王忠,擁有豐富的實務經驗,但是面對周遭平均年齡3233歲的本地幹部,卻也深刻感受到「江山代有才人出」的壓力。

「如果你沒有深度、沒有獨特的才能,他們不再會因為你是台灣人而特別尊敬你,」章嘉玉道出這群年輕世代對於台籍幹部態度的明顯改變。

學習能力強、意願高,具有執行能力,是企業挑選未來幹部的基本考量,急著出頭天的中國年輕工作者,自然具備這種能力,但是因為環境限制與教育方式的差異,企業則會想盡利用外派和各種訓練課程,幫助他們培養國際觀、接受多元文化。

在中國大陸積極擴廠的友達光電,計畫在從明年開始,每個月外派60個中國幹部到新竹受訓,快速培養專業技能。「跨國企業一定會培養本地接班人,只是需要時間長短不同,」早年被明基外派至馬來西亞檳城設廠,現任友達蘇州廠總經理的彭雙浪預估,「五年內友達會有愈來愈多的大陸籍主管,在兩地之間擔任重要職務,台灣工作者向大陸經理人報告將會是常態。」

態度:強化優勢,迎頭趕上

「中國正處在最美麗的時代,機會很多,但是對工作者而言,仍是實力主義至上,」章嘉玉認為,台灣年輕人一定要培養不可被取代的專業技能,將來不論與中國年輕工作者伙伴或是合作對象,「態度上一定要不卑不亢」「尊重他們的文化,也才能贏得他們的尊重。」

儘管覺得自己在上海工作只有「付出」,翁王忠也逐漸調整心態,放手去扮演傳遞經驗與管理的角色,「如果培養出一個對手,要感到高興,因為將來他會是督促你進步的動力,」因此難得回台灣,十天的假期裡,翁王忠有七天時間窩在台北誠品敦南店看書、賣書,再拖著一箱行銷管理書籍回上海,「一定要比他們還用功。」

許多投身中國大陸的台灣工作者而言,「台灣身分」只是一個標籤,真正扮演得是「專業工作者」,「我們重視的是對企業文化和管理體系的認同,只要符合標準,是台灣人或大陸人當經理並不重要,都是企業的公民,」認為建立制度更為關鍵的彭雙浪強調。

台灣工作者也不需要過度悲觀。「中國年輕一代是很有潛力,但他們在大方向、企業願景上的掌握還是不如台灣經理人,」一位在中國外商體系已經工作八年、在微軟與IBM都待過的高階經理人觀察,雖然外商體系服膺人才本地化政策,但五到八年內台灣工作仍有無法取代的優勢,在品德操守與宏觀視野上還是優於大陸經理人。

前瞻:人材整合,競爭全球

「對台灣來講,未來最重要的挑戰是扮演『整合者』的角色,」宏�集團董事長施振榮從去年開始即在多個場合呼籲,台灣企業界應該正視大陸人才崛起的趨勢,將這些優秀人才納為自己所用,「好過被競爭者搶過去壯大勢力,」在中國惠普、微軟都擔任過高階主管的思科(Cisco)中國公司總裁杜家濱也感慨地說,兩岸人才合作比競爭的機會多,「不必去想誰會搶誰的工作,兩邊人才加在一起可以走向世界,與世界一流的跨國企業競爭!」

面對中國掌權的年輕新貴,台灣工作者準備好了嗎?或許有被追趕的壓力,才能讓台灣有繼續提升的動力,「工作者的挑戰就是背後永遠有人想要超越你,」阮劍安說,端看每個人如何看待這股追趕的力量。用良性的眼光平心看待這波中國新秀的竄升,正是台灣工作者接下來要學會的功課。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