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弱勢的暴力
:::

                           弱者應該被保護,但是不該被濫用。

   很多人總喜歡假弱者之名,行暴力之實。愛以弱者之勢,博取更多的同情,自以為可憐,所以所作所為都可以變成合理的。頂這一副可憐的樣子,掩蓋自己該面對的,一味指責別人,一切都是別人,所以自己不該負責,大行霸凌之實。大肆的獵取別人的同情心,撫慰自己贏弱的尊嚴。以為就可以不負責任,逃之夭夭!!可悲的人性。這種心理的遊戲,不管小孩,連大人都愛玩,可見成熟絕不是生理成熟即可。很多人可能因為生理成熟,漸漸老化,可能永遠停留在心理遊戲-KICK ME的層面。

   面對到自己該負責的,無法達成,或壓力來時,就開始製造紛爭。紛爭是偽裝弱者熟悉的心理溫床,絲毫不需要演練,也不需偽裝。若頒奧斯卡金像獎,絕對非他莫屬。這樣的心理特質,總喜歡運用假清晰性的概念來統括一切,越是含糊,越是有利可圖,越是清晰,就須面對自己。所以製造紛爭絕對是他的專長,因為那是撫餵心靈安定的乳汁。當他在安慰自己時,已經在踐踏別人,行暴力之實。這種類型的人,心理上的基本假設:「因為我可憐,所以我做的都對,我要的都該給,我講什麼都是真理,就該被接納,一切都因為我認為我很可憐,所以大家都應該同情我。」不可否認,有人確實應該被同情,也應該被協助,但這種過程是有尊嚴的,絕不踐踏別人,來贏取任何的利益,湮滅自己該負的責任。可悲的是還有一群幫凶,竟被玩的團團轉,他偽裝可憐,你還真信以為真,跟著一起搖旗吶喊,以為假正義之名,真正是行暴力之實。

    同情之罪,濫用同情真的有罪,而且罪該萬死,成為共犯結構的一員。大舉肆虐的假道德,常圍繞在我們的周圍,能不體察嗎?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