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時間留白的藝術
:::

在強調學科重要的的年代,已將最重要的能力所遺忘-協同合作的能力。在學生方面,學生不知如何與人相處,因為在我們的學校文化,過度強調速度,所以在學校文化裡,老師的教學就只有單向傳輸的方式,學生只要專心聽講即可。時間一久,學生漸漸失去敏感度,不敢提出問題,遇到問題不敢詢問別人,遇到問題不敢主動去解決,好像很丟臉。老師也會將這種學生視為問題與麻煩。在老師方面,在自己的獨立空間,不與人談論教學,面對學生問題,總以自己的思維在看事情,總是以自己的認為為認為,因為在教室從沒人會挑戰他,天天養尊處優。這樣的工作環境,怎摩能培養出與人協作,不斷學習的專業師資呢?有自覺的老師,會不斷的學習面對問題,引進各方的資源與力量,促進個人成長。但是,大部份的老師就這樣在養護組織中老死一生。在行政人員方面,過去台灣在整個威權體制下生活,任何命令的傳導,都是由上而下,上面說什麼下面就照做,漸漸的失去思考的能力。不僅如此,還經常陽奉陰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在學校裡,儘管近年來已經大幅的改進運作模式,但是協作的能力也才在發展中,所以,合作的能力可以預見是未來式。不管從哪一方面看,這些都是我們為了追求速度要付出的代價。

生活在世上,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對話的方式在解決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有自我的主觀意識,所以會用自己的角度去詮釋知識,很少場合是單向的傳輸,在學校是用很少用的方式去面對大部份的時間。如果不從學生的學習著手,未來我們還會付出更多的代價。對於學習能力較佳的學生,不管用哪一種方式教他,他都可以學得很好,即使讓學生自我學習,他的課業表現還是會一樣好。但是對於90%的學生,是需要透過互動建構的方式去學習的。反觀學校的教學文化,去運用教10%的方式去教全部的人,可想而知後果會是如何?學生不知如何與人和合作相處,只知道為了自己的成績努力,整天都活在競爭的生活中,勾心鬥角,多一分少一分。談何協作?幫你不等於害我嗎?久而久之,我們整個社會都在自嘗惡果。這些學生都會長大,都會在社會的每個角落工作,也會回到教育界。他們還是會用自己認為有效率的方式教學,其實殊不知已成為幫兇。整個社會都一直不斷在輪迴,這就是我們追求速度要付出的代價。

教育變革最終還是要回到教室的教學文化,那是整個社會的縮影。當我們在教一個單元時,還是要透過師生不斷的互動,學生間的學習互動,讓學生運用自己學習的速度,老師適時的提出鷹架建構,提供學生學習發展,因為那才是生活。這樣的教學方式是為未來的生活做準備,那是節省未來社會凝聚的基地,那是終生學習的礎石。當學生在學習一個課題時,他會提出問題,或者老師提出問題,不同的思維,就開始產生衝擊,為了解決問題,彼此間就開始協作,彙整意見,最終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看似浪費時間,其實深含問題解決能力,以及領導與和人協作的能力。這些都會在生命中每個角落不斷的發生與重複出現,即使你不做不學,視而不見,它還是會滲透出來。問題是,這些關鍵能力,學校都不在生活中進行,將問題一直往後延伸,以為節省了時間,卻付出極大的代價。然後不管哪個組織,才又重新提起,重新學習。可見學校經常在教一輩子用不到的能力。學習應該視當的空白,那是一種藝術,就如畫圖一樣,適當的留白,會讓整幅畫更美,不是嗎?我們應將學習過程中,應有的速度留給學生,這才是學生學習的受教權利,也是實質的道德理想,更是有效的學習。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