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鋼索上的課程
:::

 這週受訓課程一直聽到課程這個詞,稻穀是課程?羊是課程?課程無所不在,好像套上課程的高帽,一切都變成理所當。我們是否認真的思考過,課程是什麼?我們存在的環境當然都可以是課程。但若是羊只是掛著品德兩個字,就可以塑造品格,那孩子到底學到的是什麼?包裝可以吸引人,但若包容過頭,該學的內容何在呢?看看羊,餵餵羊,就可以變得有品格。那牧羊人都可以取代老師囉!學校功能何用呢?種稻可以是課程,餵羊當然可以是課程。但絕不是淺碟式的思考,那有何專業可言呢?

    不同的課程意識型態,對知識都持有不同的假設,隱含著不同的價值體系與意識型態,更主導相關課程發展者的思維與判斷。綜觀當代課程理論的典範轉移,從技術典範到實用典範,再到批判實踐典範。知識社會建構論以及批判課程典範認為知識的傳遞與乃是一種相當程度的權力運作,認為課程是社會建構、歷史制約和政治導向的產物。課程組織的知識步局其實就是在探索、釐清什麼知識與經驗是有價值的,在課程的安排上優先考量,什麼是無價值的,可以排除在正式課程之外。同時也必須不斷的反思,這些課程是受到哪些意識型態所操控,哪些人是在這個課程架構下,未受到平等對待的族群,應做適切的調整,以求落實社會公平正義。

    有價值核心後,隨後就需知道哪些需安排,哪些需排除。事實上卻不是如此,什麼都重要!什麼都是主體!什麼都是本位!只要冠上特色,好像儼然變得理所當然。這就是多元的樣貌嗎?這樣是專業嗎?理論與哲學的博大精深,有其存在的價值與必要性,但絕對不是說說就好,只有落實在實際的教育現場,它才能成為「行」的智慧,否則,它也只不過是空談而已。泡沫幻影終就一場空!

  過去的課程組織確實無法兼顧到所有的族群,需要更多的反省與批判,但批判的結果就是把部分的不幸,變成所有人的不幸嗎?這就是我們要的課程改革嗎?每個議題都重要,都需要成為課程的一部份,時間就這麼多,學生要學的課題就那麼多,不會稀釋基本能力學習的時間嗎?國家的競爭力不會降低嗎?如果多元的樣貌,是要造成更多的不幸。我們寧願少數人不幸即可!回頭想想!那我們的課程理論幫我們多少忙呢?解決多少問題呢?它的功用在哪哩,最關鍵的時代,卻發現它無用武之地,如何說服現場的老師,理論是有用的呢?

    課程這個詞似乎是很好用,但也常被誤用,卻不知已經讓教育站在鋼索上。課程是一種文化塑造及意識形態的包裝的過程,在篩選過程中,我們找出值得在生活保存與精緻的生活經驗,透過系統組織,詮釋的過程,傳遞給孩子。想一想?若未仔細的思考課程,深度的詮釋,我們傳遞給孩子的是什麼價值和信念?塑造的文化是什麼?

    稻米可以是課程。我們應該思考,稻米和我們的關係,和文化的關係。過去在這塊土地,人民如何在引水種稻,如何解決問題,提升稻米的品質,如何行銷?盛產過剩時,如何將稻米再製,等等問題的思考。人與土地的關係,作息的關係,與環境的關係,人與人間的關係。稻米是一種教學的表徵,所塑造的概念,就是敬天,互助時間規畫等的概念。所有價值與信念都是因為種稻過程形成的。反觀,若我們只是為了種稻在學校闢一塊稻田,孩子體驗種稻過程,未經過深度的詮釋,我們教給孩子的是什麼?養羊可不可能造成虐待動物之嫌?種稻可不可能變成膚淺的噱頭?而社會對老師專業的觀感與形象是什麼?缺乏課程哲學觀的課程,揮著照顧多元正義之大旗,造成更多人不幸。能不謹慎為之嗎?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