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DeSeCo 能力三維論
:::

  教育革新專題     課程所博士班       318

  閱讀章節:蔡清田                                

                                       博士生:羿成、政男、祖櫻
一、文獻簡述

  我國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改革重視基本能力,基本能力的特性是一系列目標的組合,但是這些基本能力理論依據不明確,基本能力與知識關係不清楚。若要進行十二年一貫課程改革,必須參考歐盟DeSeCo 能力三維論,重新歸類分項。三維意指能自主的行動、能互動地使用工具、能與異質性團體中運作產生功能。其對台灣所帶來之啟示有三:其一,DeSeCo指出課程改革之理據;其二,清楚指出基本能力關係,可作為課程參考來源;其三,缺乏課程改革的整體規畫、設計、實施、評鑑,可借鏡英國課程改革的經驗。

二、重要觀點:

  對九年一貫基本能力與知識關係不清,同時又缺乏理論依據之反思。進而參閱歐盟DeSeCo 能力三維論,重新制定十二年一貫課程之課程,同時需加入英國評鑑檢核的績效考核方式,建構有效的回饋機制,以期教育永續經營。

三、內容評析:

  同樣的問題又在心裡攪動,九年一貫時,不是有推動實驗課程嗎?不是說都很成功嗎?教育觀點可以不一樣,理論運用可以不同,但是還是要力求務實不是嗎?坐談?做談?坐下來空談,做完再談。可見,我們的教育推動還是只是在坐談的程度而已。

   不論用什麼理論,我們不是都應該進行課程計畫、課程實施、課程評鑑,依據現場教師和學生學習的反應去進行修正嗎?這還要參考英國的課程改革方案嗎?有誰不知道要如此呢?或許,他山之石可以攻挫,別人的經驗,可以提供我們實施反省的經驗。但我們應該清楚知道,我們的九年一貫如何的實行,步驟性為何?它是一個行動研究的歷程,那到底是哪裡做錯了,需要再加什麼策略及步驟,或者調整步驟。不是一味當大家都對教育不滿時,馬上棄械投降,不為自己教育的政策進行辯護。或許,眾多的意見有所偏頗,或過於犀利的批判。但只要清楚自己教育的立論和策略,教育成果的孕育是應該被等待的。

    反之,整個九年一貫政策的思維是紊亂的、缺乏綿密的系統、基本的概念界定不清,如:基本能力與知識關係不清。基本能力都界定不清,而且諸多概念反覆重疊,有如大雜燴,什麼都想要,確什麼都達不到。整個課程地圖脈絡都不清楚了,身處其中的中小學教師,如何按圖索驥呢?所按為何圖呢?有如瞎子摸象,不用說也一定失敗。十年的時間不算短,能力與知識關係不清,這都是公開的秘密,不是嗎?各吹各的調,一人一把號,想怎麼詮釋,就怎麼詮釋。可見我們的教育,還是停留在空談的階段,喜歡唱高調,大作文章,運用諸多華麗的教育專業廢話,煞有尬事,確不求務實,從不思維概念知識,如何落實在實際的學校現場,談理論就較為崇高,講實務眼光就不夠深遠,這是教育界一直隱含的價值信念。當然絕對不是陳述,談理論有何不對?可是,當這些理論無法引導教學實務現場的作為時,理論空說有引導的作用,和梵語有何不同呢?

    過去我國的教育過度強調認知,忽略技能與情意等面向,這是不爭的事實。不免也讓我想到,我們教育的政策擬定,經常也都過度強調認知,而忽略技能面的實務落實,是不是一種教育的現世報。若要跳脫這個教育輪迴,DeSeCo的認知、情意、技能三位一體的概念,似乎是一扇窗,讓我們一起擺脫教育的無間道吧!

    本文中,結合DeSeCo 能力三維論的論述,邏輯相當清晰,教育政策地圖系統脈絡,具有指引的效果,對未來12年一貫的教育政策,是相當具又參考的價值。當然還是有一些疑慮,績效責任、考核評鑑,這些教育語詞絕不是新名詞,也不是新概念。任何政策的推動,不是都會要求檢核嗎?那些檢核,卻不能得到有效的修正與校正。所因為何?難道不要作出必要的反思與檢討嗎?否則12年一貫還是會淪落失敗的命運。可以邊走邊修,可以帶著行動研究精神進行,但絕不能缺乏系統宏觀思維的反思,漫無方向性的,想到什麼批什麼,那只會讓大家更灰心。誠實的反省,務實的檢討,教育的有限性,是可以讓大家包容與忍受的。

四、問題討論:

(一)DeSeCo的研究方法論為何?

(二)缺乏團隊合作與互動文化的教育體系,如何建構有效的改善措施?

(三)如何有效的建立課程改革的後設評鑑,以引導教育政策永續發展?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