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紐西蘭科技教育
:::

 課程理論專題研究  課程所博士班        號:8988103      

    123   

                                             博士生:沈羿成
一、文獻簡述

   本文章的目的在區辨當政策將科技教育、企業教育與社會結合時,會發生什麼現象。計劃的起緣在1999年,科技教育課程引進紐西蘭學校後,導致一些對課程傾向的一些批評。

   2005年下半年,一個教育部兩年「企業教育」(E4E)專業發展計畫開始在16所學校實施,主要在試驗教師的引入企業教育課程的方式,特別著重在和廣大社會的關係。本論文將會介紹(1)分析這些專業發展的方式;(2)課程在教育實踐下的衝擊和其背後所包括的意識形態考量。

   我們將會分辨在教室中各種促進課程的模式與實際應用的例子,而且會探索到科技與企業結盟的試驗與提出科技教育究竟有何不同的討論。

    這篇文章強調以下三個重要因素:

1.  創造性的連接式教育的本質。

2.  科技教育的實施

3.  現實與意識形態的拉扯

4.  第四代的教育評鑑

二、重要觀點:

(一)2006年,紐西蘭教育部提出一個新的草案以供諮詢,「科技教育必須能連結科技教育與求職機會,特別是企業所要的或發明所要的本質。」,因此他們必須很有信心,這就是從企業與企業家思考的角度。其中的關鍵在競爭力課程,也就是被認為是有能力、與終身的學習取向。自我經營競爭力,也就是要經營自己,這樣被任何是企業取向的教育課程。

(二)什麼是E4E?運用廣泛的學校學習於真實的生活情境;運用他所學習的作決定,而不是幫他決定;在傳統範圍內與外的學習中,擁有機會實踐個人或團體的決心或進取心;練習個人的問題解決責任感,取代靠老師來解決;發展和運用知識與技能,鞏固經濟與社會的連結與轉移。

(三) Saunder(2000)提出四種理論假設:1.功能論2.馬克思主義3.自由論4.進步/解放觀點。前兩個訴求整體社會、現代社會的建構觀點,講求因果簡化,尋求解釋。相對的,後兩者不將焦點放在教育和未來的的工作的關係,而放在教育實際和學習者的期待的關係。

(四)功能取向認為社會是一個有機體,每個成員的關係是相互依賴,因此教育有義務教育學生滿足社會經濟的需要之責任。原則上,我們要教育國民去滿足勞力的市場需要,這個觀點的前提是需要必須是確定的,因此教育才可以依照這樣的需要去設計技術的本質與模範的教育方式。馬克思主義關心的是人的努力和人所處的家庭情境的關係,Saunders認為我們是處於資訊主義中,人買和賣勞力的階級是一個不對等的關係,中間有太多勞力剝削,而Saunders認為這個現象也存在於教育環境中。

(五)自由主義和功能主義或工具取向是相反的,自由主義認為教育的目的就是教育本身而不是未來的職業準備,Saunders(2000)認為這個現象存在於在貴族時代的階級,但不存於階級混亂的在現代(反駁馬克思主義)。進步、解放取向和個體成長與學習風格有關,根據Saunders所說,進步、解放取向的教育目標在引領到公民參與和民主解放。

(六)這個研究主要調查E4E計劃的組成,提升企業發展的特性是什麼,學校如何引進去支持企業發展,這個研究不是使用職業教育的觀點或經濟連結課程的觀點。這研究主要要評估老師在科技教育運用E4E課程的學生職業發展的學習結果。

(七)研究結果發現一些關鍵的成功點:強調單元的真正需要;讓學生發現他們的知識與技巧;期待高一點,如讓學生作出一個可以觸摸的實品;牢記e4e的概念來發展課程,而不是發展好了再加入。統整課程就是要創造更多的時間與反思我們的生活,在把事情完成的同時;確定學生看到、思考到、反省到時間分配、結束的時間與目標的達成;老師必須能夠幫助學生得到足夠的背景知識,來產生有價值的問題;持續的維持與專注;學生參與程度;學生的觀點。

三、內容評析:

   E4E是運用廣泛的學校學習於真實的生活情境;運用他所學習的作決定,而不是幫他決定;在傳統範圍內與外的學習中,擁有機會實踐個人或團體的決心或進取心;訓練個人解決問題的責任感,取代靠老師來解決;發展和運用知識與技能,鞏固經濟與社會的連結與轉移。

    看到企業教育的目標,不禁讓我反思,那麼沒有企業教育的教育功用為何?那些目標不是所有教育都應該去做的嗎?可見企業教育也是對目前教育現況的一種反動。問題是在產生反思前,我們是不是該想想?原來的教育執行過程,我們在教育實務現場,是否有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得去執行。哪一種教育方式,不需要將所學的應用在實際的生活情境呢?話雖說如此,我們的教學現場叫常常如此,教一堆就只有考試會用到的知識,忽略其生活的實用性。但認真的想想,這些知識不都是由現實生活環境而來的嗎?當要還原知識原來的功用,教師在詮釋上卻出了問題。究竟錯在教育本身,還是在人呢?

  企業教育的第二個目標,運用他所學習的作決定,而不是幫他決定。在華人世界的教育,還是比較強調教師的知識傳授,忽略原來知識產生的過程。當我們透過傳授的過程,認為那是有效率的方式時,我們同時也付出了代價,那就是我們成為等待知識豢養的動物。然後我們又要尋找另一種教育方式,來促進學生作決定的能力。可見教育的過程有她自己的節奏,要學習這產生觀念的改變,不能忽略原來的情境脈絡,否則我們需要花更多時間來彌補。

    企業教育的第三、四個目標,也值得我們目前教育反思。我們的知識都是強調傳授而不是在實用,對學生也是如此。因此,為了追求迅速追求效率時,教完並表表示學會,學會了又不表示能實用於生活情境中。那我們的教育功用何在呢?科技教育當然有其存在的功用與價值,這都是肯定的。在求新求變的過程中,是否該反思,在追求教育速度的過程中,我們失去了什麼?我們獲得什麼?

那我們的教育又應該追求什麼呢?

四、問題討論:

(一)科技時代愈加劇數位落差的情形,如何有效避免科技教育產生的負面情形?

(二)當社會越強調競爭力的同時,教育的鐘擺似乎就會傾向功能主義的價值。那不回應社會的期待與需求,那教育的價值何在呢?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