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題目出難一點
::: 題目出難一點! 文/野孩子
三年級有一次月考﹐我得了一個極為難堪的分數,從此,在同學的眼中﹐我就是一位不會算數學的人。上數學課的時候﹐我像球賽裡的板凳球員﹐在椅子上枯坐、發呆﹐甚至趴在桌上。老師對我搖頭,我對數學完全失去信心。
五年級的導師換上了一位姓溫的男老師。他和一到四年級教過我的老師﹐最不一樣的地方是對我的那份關懷﹐尤其是他看穿我在數學課時的那份無力感。
十一月上旬開始﹐老師常常放學後留我下來,教我數學。剛開始老師教我點算桌上粉筆的枝數﹔然後教我用手指頭算出數字的總和﹔最後教我如何進位。經過近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從一位數的加法﹐慢慢的學會了三位數的加法。我很高興,開始覺得數學並不難,可是我對數學還是不能釋懷,五年級了,居然還在算這種題目!
有一天下午﹐上完了四位數的加法後﹐老師高興極了﹐坐在椅子上﹐搭著我的肩說﹕「蔡東傑﹐你越來越厲害了﹐今天每一題都算對﹗看你在算數學的時候﹐一步一步、很認真的演算﹐老師看了很欽佩、很感動。明天早上升完旗後﹐老師出一題三位數的加法﹐你在黑板上演算給全班同學看﹐然後老師再請同學出一題三位數的加法給你算﹐讓同學知道你也會算三位數的加法﹐好不好﹖」
對老師這突如其來的邀約﹐我搖著頭﹐十分不安的回答﹕「老師﹐不要啦﹗」
「為什麼呢﹖」
「我會害怕﹗」
老師似乎洞悉我的心事﹕「你是擔心很多同學在看﹐萬一算錯了﹐同學會笑你﹐又讓老師沒面子﹐所以你會害怕﹐是不是﹖」
我點點頭﹐說﹕「是﹗」
老師又說﹕「蔡東傑﹐老師可以體會你那種害怕的心情。你不用擔心﹐算錯了﹐沒有關係﹐老師永遠站在你這邊﹐老師會跟全班說﹕這是因為老師沒有教好。你看﹐今天所有的四位數加法﹐你不是全部都算對了嗎﹖你會加法﹐只有老師知道還不夠﹐讓全班同學也知道﹐今天的你跟以前的不一樣﹐你現在已經會算數學的加法了﹐好不好﹖」
溫老師一再的鼓勵我﹐替我打氣﹐我心裡非常感激他,要不是他肯全心全力的教導我,我的數學大概永遠只有三年級的程度。我左思右想,還是沒有把握的說﹕「好吧﹗」
那天晚上,不知怎的,我睡的很不安穩,翻來覆去。我對數學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隔天﹐升完旗﹐老師在全班面前鄭重其事的說﹕「蔡東傑因為某些緣故﹐在數學方面表現的並不是很理想﹐但老師相信他並不是不會﹐只是沒有抓到要領。所以﹐老師最近利用放學回家後三十到四十分鐘的時間﹐在教室教他演算數學的加法。昨天他已經全部學會了﹐老師今天請他上台演算三位數的加法給各位看﹐希望大家給他支持。待會兒請你們要安靜的看﹐請特別注意看他在演算的過程中﹐那種認真和專注的態度﹐這也是老師最欽佩他的地方。現在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他上台﹗」
看到大家的目光都投注在我身上﹐我有點不好意思﹐緊張的心情又襲上心頭。我在桌底下﹐緊拉著隔壁的林鴻銘的褲子﹐要他陪我上去。
老師看我不太有信心﹐又請大家再給我一次掌聲。
「好啦!」「上去嘛!」同學鼓勵的話此起彼落。
我只好低著頭,很難為情的走到黑板前面﹐仔細的、一步一步的演算老師寫在黑板上的題目:234+387
當我算出答案之後﹐老師很高興的問﹕「答案正不正確﹖」
大家都異口同聲的回答﹕「正確﹗」
我還來不及高興,老師已向全班宣佈:「有人可能會認為我和蔡東傑早就串通好﹐昨天已經先演算過這題了。為了證明他真的會算﹐現在請大家隨便出一題三位數的加法來考考他﹐難一點也沒有關係!」
我正考慮要向老師求情,可是學藝股長吳家綺已經脫口說出﹕「那就算999+999吧﹗」全班嘩然一聲。
「糟了!」我差點失去重心。偏偏第五組的陳柏鴻在台下又嚷著:「如果蔡東傑算對了,我就叫他阿公!」
簡直狗眼看人低﹗不過,我還是很擔心算錯了怎麼辦?我轉頭看老師一眼,只見他皺著眉頭說:「拜託!出這麼大的數字,你們簡直是要故意刁難人家嘛!好,蔡東傑,沒關係,表現給他們看,讓他們瞧瞧你的真本事!」然後走上講台﹐搭著我的肩,替我擦黑板﹐並寫上題目:999+999
老師站在我這邊,帶給我無比的信心和力量。我心想:這次一定不能漏氣!就拿起粉筆,按照老師教的方法﹐從個位數開始,扳著手指,一步一步的演算,同時不忘進位。算完之後﹐我低著頭﹐揉去手指上的粉筆灰﹐靜靜的等候大家的判決。
老師問﹕「蔡東傑算對了沒有﹖」
全班都大聲的回答﹕「算對了﹗」
我朝著老師擠眉弄眼。突然﹐第五組的同學齊聲大叫:「阿公﹐你好棒喔!」
老師笑著看我,臉上流露出像日出那樣生氣勃勃的神情,對大家說:「我們再給蔡東傑一次『愛的鼓勵』,好不好?」同學的掌聲如雷,我看到陳柏鴻鼓得最用力。
我對全班深深的一鞠躬,答謝他們給我的支持之後﹐立刻走出教室﹐到洗手台洗手。老師替我對同學說一些感謝的話﹐同學們的掌聲不絕於耳。今天終於能在全班面前﹐揚眉吐氣的算數學﹐我很高興﹐巴不得趕快飛回家告訴爸爸和媽媽這件事。
我靠在教室旁樓梯口的牆邊,站了一陣子。老師很奇怪,我怎麼還沒回教室。當他來請我一同進教室時﹐我壓住心底的興奮,低聲的說﹕「老師﹐可不可以叫他們再出難一點的?」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