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恨意綿綿無了時
:::

恨意綿綿無了時

苗栗縣頭份鎮蟠桃國小 沈羿成
1
、四年甲班學生作業的多寡,是以小組整天的表現優劣,作為主要依據。第三組,一整個早上表現都是各組排行第一名。組長小明暗自竊喜,幸運之神終於要眷顧他們。一想到可以沉浸在電玩世界的愉快時光,忍不住喜上眉梢,笑咧了嘴!
2
、沉悶的五月天,整個教室就像大悶鍋。籃球場旁的柳樹,柳枝隨著微風搖曳,像指揮家手中的指揮棒,指揮著蟬合唱,一隻接著一隻,忽遠忽近,忽高忽低,聒噪的聲響充盈整個校園。午後的微風就像愛捉弄人的小孩,不停的在安安耳畔輕輕呢喃。這樣的節奏,霎時將安安拉回昨日和同學嬉鬧的情景。
3
、教室裡除了老師的聲音,粉筆就像啄木鳥一樣,不斷的ㄎ一 ㄎ一 ㄎㄡ ㄎㄡ在黑板上游走,一直到下午最後一節課,令人心痛的事發生了!第三組的不定時炸彈安安,終於忍不住想和同學分享昨日的趣事,玩鬧了起來!老師嚇止的說:「第三組扣一分!」老師的聲音像一把刀,將小明的夢劃破。加上緊追在後的第二組,對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重新燃起了獲勝的新希望,個個露出興災樂禍的笑。這個笑就像鹽一樣,在小明的傷口上灑鹽,更加深小明心中的酸楚。接下來,小明整個心思,沉溺在分數落後的焦慮中,老師的上課聲音已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一想到整天努力的成果就這樣煙消雲散,心有千萬個不甘願,它就像漩渦一般,將小明越漩越深,越陷越深。他的世界只剩下自己,有些時候還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乒砰、乒砰,這樣規律的心跳,連他自己都覺得煩躁不已。
4
、一直到最後成績公佈時,小明才又不甘願的被拉回現實情境。第三組扣了一分後,總成績未得到第一名。課業也未得到酌量的減少,其餘的組員將責怪混雜著恨意的眼神射向安安,個個臉色一沉,轉為憤憤不平。尤其是組長小明,當場眼淚不聽使喚,撲簌簌的飆出淚珠。在歡樂與悲傷的氣氛夾雜下,老師下令:下課!
5
、同學看小明掉下眼淚,趕緊老師報告。老師似乎也察覺到小明的情緒反映,老師走到小明身邊,彎下腰貼近小明,關心的問:「小明怎麼了?」不問沒事,這一問讓小明的委屈全湧上心頭,眼淚向洩洪一般,拉開水閘傾洩而下。頓時,時間都僵住了。老師以不捨的眼神關愛著小明,希望小明得到被了解安撫,並拍拍他的肩膀。小明的死黨也都圍上來關心,想了解究竟是什麼事情,讓小明這麼傷心。圍繞中參雜著各種推測,死黨的推測讓小明得到被了解慰藉,眼淚也獲得了稍些的舒緩。老師順著同學推測問:「是因為安安嗎?」小明低著頭哭泣,伴隨著身體不自主的抽蓄,點頭回老師。全班的同學不自主將責備的眼神聚焦在安安身上,老師也給安安一個走著瞧的眼神。安安似乎也倍受壓力,漲紅著臉,面對同學如雨珠般指責的眼神灑洩而下,無處遁逃,只好垂喪著頭任人宰制。老師無奈的吐了一口氣,承諾的說:「老師會找時間告誡他,你不要再哭了,好嗎?」小明點點頭,死黨們尾隨在側,給予了解的支持與安慰,讓小明心情舒坦不少。但是,一想到隔壁組興災樂禍的笑,心頭恨意不禁就湧上心頭。
6
、事後,其他組員心中暗暗想出各種報復的方式。小明想到當值日生時,要不斷的在他桌上打記號,讓安安無法下課。可是,媽媽又提醒他,換他當值日生時,他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報復,那怎麼辦?小明整個思緒就糾紥在怎麼設計一個完美的報仇計劃上,反覆的思索推敲,再推敲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