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icon 心靈工程師
menu_top_background
:::
翹翹板1
:::

在教室中的兩性翹翹板
―以衛生棉教學為例
沈羿成
上課鐘聲一響,我不動聲色的從炳志手中接過六份衛生棉,立刻引起全班一陣震驚,男生交頭接耳的私語,女生臉上泛起尷尬的潮紅。全班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心想:這個老師是不是有點「秀逗」,他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把衛生棉拿出來亮相。真不知道一個大男生,會怎麼來面對這樣的處境!
「老師手裡拿的是什麼東西?」面對我突如其來的提問,女生低著頭,急著掩飾不好意思,男生卻逮住機會,喜不自勝的說:「衛生棉!」又加上一陣狂笑的宣洩。這樣的挑釁使女生更加不知所措,只好難為情的一起陪笑。
「今天上課的內容是衛生棉,女生聽到這三個字,會覺得尷尬和擔心的,請舉手?」大部分的女生很不自在的舉手了。
「現在,請全班男生為女生拍拍手。」舉手的女生露出了一絲笑容。
「男生知道為什麼要給女生鼓勵嗎?」我注視著炳志。
「因為女生願意公開表達自己的感受。」
「謝謝炳志!除此之外,我們是不是也可以這樣說:女生相信男生,覺得男生不會傷害到他們,才願意表達個人的感受。」幾位男生頗有同感的點點頭。
「現在我們男生,是不是也應該再感謝女生的信任呢?」幾位男生開始左顧右盼,好像覺得這種感謝是多餘的。
「來,男生一起謝謝女生。」我不容置疑的說。
「謝謝女生的信任。」男生異口同聲的回答 。
「男生這樣的表現可以嗎?」為了不讓氣氛太過嚴肅,我走向怡潔逗趣的說:「有滿意(台語)?」
怡潔毫不遲疑的答腔:「不錯啦(台語)!」全班跟著會心一笑,原本教室為遮掩害羞所凝結的不自在,稍微散開來了。

「在公開場合談這種內容,讓你們這麼擔心和尷尬,又承受這麼大的壓力,老師實在很抱歉。」我試圖對全班表白我的動機。為了避免更多的猜忌,阻撓更多的溝通,我轉向女生說:「尤其,在這麼多男生面前談論衛生棉,一不小心可能會傷害你們。」當然也不忘提醒男生:「老師非常希望班上男生也能了解女生,尊重女生,不要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而傷害了別人。」
「老師現在想了解一下,我這樣的想法和道歉,女生是不是能接受,還是認為老師太魯莽,讓你們傷害太深了。如果是這樣,老師也願意誠心誠意的向女生道歉。」我行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禮。
我必須先確定剛才的道歉和說明學生是否被接受,否則之後的溝通可能會阻斷。我也希望能夠引出共識:犯錯是可以協調的,後面的溝通如果造成無意的傷害,大家就主動提出。我更希望學生日後受到侵害時,能懂得保護自己,而不是默默的承受。
「老師這樣的道歉,你們還可以接受嗎?」我再一次誠心的問。
「可以!」女生一致的回答。

「接下來老師想了解一下,你們擔心的是哪些事?如果衛生棉是麵包的話,我想沒有人會擔心!就因為它是衛生棉,所以你們就會擔心了?」不知是我提高嗓音,還是我把這兩樣落差如此大的東西,聯想在一塊,全班都噗哧的笑了出來。
「那你們擔心的究竟是什麼事?」我再問一遍,氣氛再度凝結,全班女生都不敢正視。
「如果你們不說,我們就要費盡心思去猜忌。有時候我們並沒有傷害你們的意思,可是卻被你們誤會了!那會破壞我們之間的友誼,妳們希望如此嗎?老師這樣的出發點,你們可以接受嗎?老師這樣是強人所難?」我試圖用「友誼」來化解緊張。
「不是!」幾位抬頭的女生說。
「那麼女生願意給我們全班男生一次機會囉!」我進一步的說。
「願意!」全班女生大生的說。
「非常謝謝!你們願意給老師一次機會,也願意給男生一次機會。」
「全班男生起立,謝謝女生給你們這個機會!」我轉向男生:「炳志為什麼要謝謝女生?」
「因為通常女生不隨便跟別人說內心的話,而我們班上女生,卻願意說出心中的想法,讓我們了解她們。這表示她們已經信任男生。願意提供我們一個學習的機會。」
「兆修,剛才炳志說什麼,請重複一遍。」我無意間瞥見兆修眼神朦朧,心早已飛走了。他被我的問話嚇著了,臉頰泛著紅暈。
「女生給你機會學習 ,你還在想其他事。你是不是要跟全班女生道歉?」我藉機強制的說。
「對不起!」
「女生這麼慎重其事,結果你卻把別人的好意蹧蹋了。」我絲毫不放過的說:「你再詢問女生,看看她們願不願意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女生不願意,那就請你到外面去。」
「請你們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他語氣低沉,滿懷愧疚的說。
「女生願意給兆修一次機會嗎?」我代他求情,可是女生依然保持沈默。
「慧琳,你要給他一次機會嗎?」我知道她會給我一個派司。
「好!」
「為什麼?你不會生氣嗎!」
「他這樣的態度,我雖然不能接受,但我還是願意給他機會學習。」慧琳故意挑嘴角,逗趣的向兆修說。
「謝謝慧琳!」兆修紅著臉,忸忸怩怩的說。

「老師再請問女生,最讓你們感到不自在的是什麼事?」整間教室一下子又都靜了下來,有點受不了我的咄咄逼人。
「男生的眼神。」慧琳帶著憤怒的語氣在控訴。
「可不可以請你再說清楚一點!」
「男生看我們的眼神都是色瞇瞇的,讓我們非常不舒服。」班上男生面對慧琳這樣霹靂的指正,個個表情非常羞愧,眼神不知往那裡擺才好。
「為什麼你們會認為男生是色瞇瞇的?」
「男生都會偷偷的瞄著我們,帶著輕佻的眼神四處打量。然後又賊頭賊腦的竊竊私語,好像我們犯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慧琳,還有多不舒服,可不可以再多說一些,讓男生瞭解你們真正的感受。」我有意強調這件事的嚴重性。
「常常受了這種悶虧後,我心裡都會很難過,又不知道要怎麼解決。很多時候為了避免這種狀況再發生,只好又委屈的閃開。」慧琳快哭出來似的。
男生原本只是好奇,萬萬沒有想到,這竟然會造成女生嚴重的傷害。他們感到無地自容,對目前窘迫的情境,又不知如何是好。
教室又是一陣沈默,困窘的氣氛簡直逼死人。我看到炳志企求我出馬的眼神。
「我,現在是不是換男生了?請問男生,你們是故意要傷害女生的嗎?」我感到兩性的翹翹板,往女生這一方傾斜了。我必須幫男生加點重量。
「不是!」男生回答的乾脆俐落,像是早就套好似的,又像是深怕些微的怠惰,再度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
「我相信你們,可是女生卻不明白,為什麼你們會表現出那些行為呢?」男生表情沈重,不知如何回答。教室內呈現一片死寂。
「你們是不是很想知道女生的生理狀況,可是,又不知道從那些地方取得知識,更不好意思去問大人,所以就私底下猜測和討論。」男生似乎很感激我的幫腔,像是快要溺斃一樣,突然抓到一塊浮板,為了求生存,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難道是故意要侵犯女生的嗎?」我卻再一次逼問。
「不是!」男生語氣堅決一致的回答。
「喔,現在我知道了,男生是好奇。學習任何東西,有了好奇心,才會去探索和研究。請問女生,男生這樣的出發點,你們可以接受嗎?」
「可以!」女生含糊的回答,帶著些許的不甘心,表情似乎在說:「難道好奇就可以這樣傷害我們嗎?」
我見機不可失,話鋒一轉馬上:「雖然男生的出發點沒有錯,可是你們的表現方式卻讓女生很不舒服。你們說是不是要向女生道歉?」我再度搬出道歉的法寶,來撫平女生一巷的委屈。
「好,男生請討論一下,怎樣做女生才會覺得你們是真誠的?」全班男生一起站起來,一致深深的鞠躬說:「對不起!讓你們受委屈了。」
「女生覺得男生這樣的誠意度夠了嗎?」我一方面要讓全班學習道歉要真誠;另一方面,也要男生能夠從女生的回應來修正自己的偏差行為。
「現在,夠本了嗎?」我故意開玩笑的說。
「夠本了!正義終於得到了伸張。」我自問自答,果然讓女生覺得稱心如意。
「請問男生,這樣要的道歉,那個也要道歉,你們會覺得沒面子嗎?」我也不能讓男生一直委曲求全。
「不會!」
「通常要在眾人面前道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對吧?」
「對˙ㄇㄟ!」高世展附和著說,引來全班大笑。

「現在女生是不是對男生勇於認錯,給予掌聲鼓勵!」掌聲此起彼落。
「老師很想知道,為什麼男生不會覺得丟臉?」
兆修自信滿滿的回答:「知恥近乎勇嘛!」這意想不到的怪招,讓全班感到啼笑皆非。
「請問女生,男生原本也不是惡意,他們也想試著了解你們,結果卻被你們誤會了,你們想男生心裡一定很難過,是不是?」女生點頭表示同意。
「老師現在建議女生,就這點你們是不是也要向男生表示道歉?」男生個個點頭稱是,似乎認為這樣才算公平。
女生互相看了一會兒,之後一、兩位女生就很快的起立,全部的女生也跟著站了起來,齊聲說:「對不起!」
「男生,你們說這樣可以了嘛!」
「可以!」男生大聲的說,那種聲音好像在告訴女生:「這樣才比較差不多!(台語)」翹翹板被壓過頭,終於又翹了回來。
「唉!弄了半天,原來是一場誤會,害老師這個和事佬忙了半天。」我探了一口氣說:「如果沒弄好,恐怕又要被罵。調停好了,也沒有人會感謝你,真難為啊!」全部不好意思的笑了。
「講了這麼清楚,還是沒人聽得懂,真頭痛(台語)!」教室終於掌聲夾雜著笑聲。
「感謝這個遲來的掌聲,但是掌聲容易讓人迷失。」我有意平衡自己的翹翹板。

「老師想再請問男生,你們到底想要知道什麼?」教室立刻又回復靜默,像是上緊發條的鬧鐘,持續了半晌,還是沒有人回答。
「有誰願意先提出你的問題?」我試著引導男生跨出一步。
郁軒奮然舉手,幫男生說出來:「老師,我想知道女生的生理狀況。」臉上還是難掩害臊之情。
「全班給郁軒一個掌聲!這是多麼美的一件事啊!雖然不好意思,還是願意跨出一步,夠成熟!」我豎起了大拇指,嘖嘖稱讚,讓郁軒鬆了一口氣。
「你沒有說,別人永遠不知道如何幫助你呀!」我希望這樣的鼓勵,能營造出安全的氣氛,讓學生表達自己想了解的事。
「還有沒有要了解什麼的?」我看到男生開始躍躍欲試。
「衛生棉如何使用?」奕璋瞇著眼微笑地說,表情輕鬆了許多。
「不錯喔!弈璋說得很自然,也沒有不好意思。成熟!全班給點掌聲。」教室原先流竄著一股不安的氣息,至此煙消雲散,不見蹤影了。
「生理期會有那些情形?我聽說,女生生理期來時,心情會很不好,是真的嗎?」元勳接著發問。
「請問班上女生你們願意教一教男生嗎?」我也加入男生的陣容,徵求女生的意見。
「願意!」女生一致的回答。
「好,請怡潔說一遍衛生棉使用的步驟,和應該注意些細節,等一下請男生操作一遍,女生當小老師從旁指導,可以嗎?」
「可以!」全班都很興奮的說。
「先撕開衛生棉的包裝,手不可以觸碰到內側,然後背面貼在內褲。使用完畢,將它捲起後,丟入垃圾桶。」怡潔邊說邊配合著動作,臉上的難為情,早已褪去,取而代之是一種女性的驕傲!
「小老師能把這種讓人難堪的事,說得這麼清楚,又不會覺得尷尬,真是不容易。夠成熟!全班給怡潔拍拍手。」全班掀起一陣掌聲,怡潔也以關懷的笑容回應全班。
「好,現在各組開始操作。」我趁著巡視全班,藉機舒活一下筋骨。看著男生女生這樣推心置腹的討論,我不禁懷疑:高年級兩性的敵對態度,是不是大人不經意「分化」的結果?
「奕彰,你現在知道了,覺得怎麼樣?」我想知道他的看法。
「也沒有什麼啊!之前會不好意思,現在比較不會了。」
「瑞廷!你以前和現在看法有什麼不同?」
「以前不知道時,都會揣測,怕人家知道又想要去掩蓋。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就不會覺得怎樣了。」
「元勳,對我們班上的女生,你有何看法?」我更想知道男生是怎麼看女生的。
「很勇敢,而且成熟。以前如果說這些事情,大家都會覺得尷尬,現在她們說出來了,反而讓我們不好意思!」我想兩性翹翹板有點平衡了,我也暫時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老師想請幾位生理期來的女生,談一下自己的經驗,一方面提醒生理期還未來的女生,應該注意事項;另一方面,讓男生了解女生的感受,學習尊重女生。否則,男生永遠不知道如何和女生相處,那以後他們犯了錯,沒有尊重到女生,女生就不能怪他們了。所以,這些人的經驗對全班來說,都很重要。」
全班又是一片安靜,個個屏息以待,連平常愛竊竊私語的世展,都露出一付不可置信的樣子,好像說:「老師,你一定要講得這麼深入嗎?」
婷婷、千瑜、立棋、慧琳略帶膽怯的相繼舉了手,表示他們要發言。我加把勁的說:「老師非常謝謝你們,也很佩服你們。全班給這幾位女生拍拍手。」
我看到立棋露出輕鬆的眼神,就躡手躡腳地走近她的身邊:「立棋!老師想請問你一件事。妳剛才要舉手,是不是考慮了很久?」立棋不作聲的點頭。
「你在擔心什麼事,可不可以讓我們知道,以免等一下我們討論的,超過妳的尺度,讓你覺得受到傷害。」
「我很擔心同學會笑我。」我挨近立棋,讓她可以感受到我在支持她。
「婷婷、千瑜、慧琳,你們是不是也同樣擔心這件事呢?」她們都點頭回應。
「全班都看到了嗎?」千瑜緊張的落下眼淚。
「千瑜,老師想確定是不是傷害到你了?」她低著頭,揮手作勢,好像求我不要再逼她。班上整個氣氛都凝結了,每個人的臉上,都呈現一股僵硬的神情。像是在說:「這就是我們最害怕觸碰的事。」
「千瑜,等一會兒再和你談你的感受。」我轉個方向問:「妳現在又開始緊張的,請舉手。」全班都舉手了。
「老師也感覺到了。這對我們班是一個很好的經驗。以後大家可能會碰到類似這樣經驗。我們可能不是要傷害到對方,可是卻被對方誤會了。我們傷心、難過,就會開始緊張,不知所措。」幾個同學頻頻點頭。
「女生有這種感受是正確的。因為這是你的尺度,你很重視自己,愛護自己,才會有這種感受。」我看千瑜擦乾了眼淚,抬起了頭,就鼓勵他說:「千瑜,可以說了嗎?」
「可以!」
「老師想了解你為什麼哭了?」
「太緊張了!」她語氣低沈的回答。
「為什麼會緊張?」她又低下頭,沈默不語。
「老師試著說說看,你是不是認為生理期是不可告人,是丟臉的。」
「是的!」聲音依然低沈。
「這個訊息最早是誰告訴你的?爸爸?媽媽?」千瑜點頭,調整一下坐姿,感到是一種被了解的舒服。
「是這樣的請舉手?」女生都舉手了。
「所以你們會緊張害怕都是正常的。這些事情不好說清楚,你們父母親就先不跟你們說,等你們長大一點再講。」我試著幫大人緩頰。
「生理期是女生成熟的象徵,就這樣而已。每個女生都會經過這個過程,和男生成熟會長鬍子一樣,都是正常情形。它和丟不丟臉一點關係都沒有。」全班原來的緊繃氣氛,在我竭力保持平穩的口吻之下。才開始鬆懈下來。
「老師這樣說,你們可以接受嗎?」
「可以!」女生齊聲的回答。
「遇到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會緊張,老師也和你們一樣。我們碰到這種情形,通常都先確定對方的感受是什麼,再接受對方的任何情緒,然後告訴對方你的想法。假使有考慮不夠週到的地方,就不必怕丟臉,勇敢的向對方道歉。」
「婷婷,現在妳可以告訴男生了嗎?」我跳過千瑜,先徵求婷婷的同意,並轉頭提醒全班男生。「大家要注意聽喔!」
「生理期來時,心情會很差!很擔心被男生發現,怕被笑。」婷婷一口氣趕快說完。
「男生聽到了沒?」我試著緩和女生的緊張,讓慧琳接著說:「不能作劇烈運動,否則會大量流血。所以生理期時,體育課必須休息。」
「男生聽到了沒?女生不是偷懶,而是生理期來了。」我又轉向立棋:「你還有那些情形?」
「流出的月經有薄膜。」男生各個張大眼睛,嚇著了。
「那是子宮內膜新陳代謝的原因」我補充說明,緊接著又問:「時間大概多久?」
「三,四天就結束了,不過也因人而異。」
「千瑜,你最在意的事是什麼事?」我希望她能夠完全解套。
「我們不希望男生故意在我們身邊指指點點。」
「唷,千瑜終於說出深藏內心的話了。」我看看男生的反應,再問千瑜:「你要提醒生理期還未來的女生,要注意那些事?」
「月經來時,不要緊張,誤以為生病了。」
「還有要說什麼嗎?」
「沒有了。」千瑜滿意的說。
炳志和宜霖不約而同的拍手說:「好勇敢喔!真佩服!」
「全班給這四位女生拍拍手,謝謝她們提供我們這麼好的經驗。」全班又掀起了一陣掌聲和讚嘆聲。

「兆修!現在你對女生生理期有何看法?」
「以前不了解比較好奇!現在就不會,覺得很正常。」
「世展,你還會取笑女生嗎?」我記得開始上課時,世展狂笑的樣子。
「不會!」
「為什麼?」
「那些都是正常現象,有什麼好笑的。男生也有生理變化的時候,笑別人不是也在笑自己嗎?」
「老師,世展終於良心發現了,他真是孺子可教也!」立棋捉狹的說,教室響起一陣爆笑,世展紅著臉,露出靦腆的笑容。

「噹!噹!」鐘聲響起。嘹亮的鐘聲直敲入每個人的心坎裡。全班接受了「兩性翹翹板」的洗禮之後,每個人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彼此的眼神在教室中悠閒漫步,偶而交會,也不再倉惶閃躲。
我深深的一吸一呼,篤定的走出教室。黃昏的餘輝,照耀著操場,穿透兩棵稀疏榕樹的葉縫,金碧輝煌灑瀉在翹翹板上。小男生和小女生仍舊意猶未盡的,在翹翹板左右兩邊,一上一下,不停的搖晃著。







後記:
這篇文章是我根據教學實錄寫成的。我藉著回憶和訪談重返現場,當時那種擺盪不安的緊張氣氛,依稀在眼前。我小心翼翼的踩著兩性的「翹翹板」,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心有餘悸!我更驚奇的事:我才藝不高,膽子居然那麼大!
上課的對象是六年級我班上的小朋友,他們升上國中之後,更有機會面對許多性的問題。因此,我要先在教室中注射「預防針」。從陸陸續續傳回來的消息中,我很高興的發現,他們對於性,的確比同年齡的來得成熟,也更能坦然的談論它。
我個人一直認為,小學生若未能將性觀念放置於適當的心理地位上,一旦邁入青少年期,他們就得花費更多時間及精力,獨自去探索,當然就無法專心致力於課業了。因此,性教育就刻不容緩,必須成為教室文化的一環。而平衡教室兩性翹翹板,解決學生性教育的問題,也就成為我教學輔導的重要課題。
在處理學生心中的翹翹板時,教師必須反省個人性觀念是否處在平衡的狀態。你內心的平衡,才能嗅聞到教室那一股不安定的爆發力。只有你內心平衡了,你才容許學生犯錯,接納學生緊張、害羞及不安的情緒,甚至挑釁的言語。因為心中的平衡,你就可以為學生營造出安全的氣氛,讓學生更願意重新看待性。假使你個人都已處在不平衡的狀態,而又未能及時發覺,你就可能會被學生的行為、語言和表情激怒,且任由這些情緒病毒在教室中到處流竄。這樣教室無形中就會瀰漫著一股不舒服的氣氛。在教室中性既然不可公開談論,學生只好轉為地下化,甚至表現出各種奇奇怪怪的偏差行為。性在教室連談都不能談,那學生的內在能量就永遠難以紓解!
在真實教室情境中,我全身緊繃的上完兩節課後,整個人都虛脫了,所耗費的體力,猶如跑完兩萬公里般。因為在教學推展時,我必須不斷的敏感到學生的動作、語言及聲調,深怕些許的不注意,忽略了學生所要傳達的肢體訊息,造成更多的誤判和解讀,導致更深層的心理能量阻絕,結果使學生產生嚴重的「內傷」。另一方面,我又必須隨時注意個人內在情緒的變動,才不致因為個人對性觀念的喜好與否,傷害到學生,或捲入不平衡的情緒狀態。教師在數秒內,要做出各種判斷和決定,這是多麼繁瑣的思考工程,所耗費能量之多,可說無與倫比。不過,現場教學本來就應該如此!
我個人絕對相信,學生所有的探索行為,皆出至他對社會的興趣,只不過對象是異性,又因為是生命中的第一次,處理方式容有錯誤,但並不代表他惡意侵犯對方。只要師生的起心動念,都是圍繞在關心對方、了解對方,我們就可接受彼此偶而失誤對內心所造成的衝擊。
平衡兩性翹翹板的最大法寶就是道歉,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教室中一直動用它,因為道歉也是維持全班人際平衡的潤滑劑。最後我要強調的,「兩性翹翹板」教學給我最大的體認:性教育是評量教室文化是否優資的重要指標。
(本文承蒙台東師院吳英長教授指導完成,在此一並誌謝)

menu_bottom_background

::: copy right: 苗栗縣政府教育處資訊中心
建議使用瀏覽器Firefox或Chrome